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英模英烈 >> 内容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珍宝岛战斗英雄冷鹏飞

时间:2012-7-29 15:20:32 点击:5717

  核心提示:冷鹏飞小传:湖北浠水人,1933年1月出生,1954年9月入党, 1956年2月入伍, 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原23集团军副军长。全国战斗英雄,一等功臣,第四、五届人大代表。195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被选为基层工会干部。   1956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曾任排、连、营长...

冷鹏飞小传:湖北浠水人,1933年1月出生,1954年9月入党, 1956年2月入伍, 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原23集团军副军长。全国战斗英雄,一等功臣,第四、五届人大代表。


195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被选为基层工会干部。

  1956年参加中国人解放军。曾任排、连、营长。

  1969年3月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中,自己左臂中弹负伤,仍坚持指挥战斗,给敌以重大杀伤。

  后历任第二十三军第六十七师第二一七团团长、副军长、师长,陆军第二十三集团军副军长。

  他是第四、五届人大代表。

  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

 





这是一个风云滚滚的年代。

冷鹏飞,一个雄心勃勃的湖北汉子。方正硕大的脑壳,加上一张方正偏大的嘴巴,在这个直线加方块的部队里,显得那么合炉。且不说那鹏飞万里的名字,就看那高高大大的身板,炯炯有神的目光,有条有理的话语,脚下生风的秉性,镇定严肃的气质,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军官料”。

说不上是生得逢时还是不逢时,反正是他回避不了的事情:他遇上了一个人生的大考验——准备打仗。

他,决不怕死!

他,心里有火,肚子里有气,肩上有压力!

明天就要向前线开进了。他奉命率一营部分指战员开赴中苏边界我方阵地担负守备任务,作为边防军绕河地区最高军事指挥官来说,他感到肩上的担子,和这担子的份量!出征前讲些什么呢?他从抽屉中取出自己的红皮笔记皮,眼光落在了自己开列的“大事记”上。  他眼睛看着,嘴里轻轻地念叨着:

“1960年7月16日,苏联政府片面撕毁同我国签订的600个合同,并于7月28日至9月1日短短几十天内撤走全部1390名在华专家,中止派遣来华的900名专家合同,使我国250多个企业、事业单位处于瘫痪状态,给我国经济建设造成了重大损失,给本已严重的经济困难增加了更大的压力。”卑鄙!他怒火中烧。

“1960年到1964年,一评、二评、三评……”

他默不作声地翻了一页。

“1965年3月5日,我国外交部强烈抗议苏联军警镇压我反美侵越示威的留学生。”

“1966年10月2日,我国外交部照会苏驻华使馆,强烈抗议苏无理决定我留学生全部退学。”

他紧皱眉头翻了一页又一页。

“1967年2月10日,我外交部最强烈抗议苏领导集团指使大批暴徒连续四天在我驻苏使馆捣乱并冲击办公要地。”

“2月11日首都十万群众声讨苏联领导集团的无理行径。”

“1968年刚开始,苏军就开始侵占我边疆领土。”

……

“侵略,无端的侵略!”冷鹏飞猛地站起来:“有了,就这么讲,把事实告诉大家,答案由大家来做。”他快步来到会场,指战员们一个个望着他,望着这个“当爹”又“当妈”的军事主官,能否在他们愤懑、焦急、迷惑,还有些担忧的心里透透亮。

“……苏联领导集团出于他们的霸权野心,一再指使其边防军侵占我国领土、领水和领空。在乌苏里江上,他们开足马力横冲直撞,用高压水龙头喷射我渔民,用铁钩破坏我渔网,甚至撞翻我渔船,把渔民推入江中!”他咂了咂干燥的嘴唇,抹了一把泪花闪闪的眼睛,顿了一下,接着又讲:

“每逢冰冻季节,苏边防军的坦克、装甲车运着全副武装的军人,公然侵犯我岛屿,毒打渔民,仅从1967年冬到1968年初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苏军就出动1750多人次侵犯我领土,先后18次侵入我七里沁岛地区,干涉、破坏我渔民的正常生产活动,以各种野蛮的手段打死打伤我方群众170多人。1968年1月5日,苏军竟用装甲车在七里沁岛压死我渔民4人,撞伤9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流血事件……”

“祖国领土不容侵犯!”

“宁肯鲜血流,不让寸土丢!”……

此起彼伏的口号声,把指战员们的心震撼了,眼擦亮了。决心书,申请书,血书,雪片似地飞向连部、营部。

 





军营沸腾了!

军营愤怒了!

冷鹏飞心潮难平。

他,注视着今天,仰望着明天,更忘不了昨天……

冷鹏飞出生在湖北省浠水县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当他呱呱坠地之时,正是兵慌马乱,天灾人祸肆虐华夏大地的1933年初,一出生就注定要泡在苦水里。打他记事起,就跟着父母、哥姐讨饭度日,手里提着打狗棍,身上穿着千层衣。在那年月,穷人家哪有残汤剩水可言。讨点饭水,也得可着他吃点。不久,哥哥饿死了,姐姐饿死了。一次,他还没等跨入一个地主家的门坎,就被放出来的恶狗咬翻在地,随后冲出来的管家恶少竟开心大笑,骂不绝口,等父母把他救出来,已被咬得鲜血淋淋,身上至今还残留着几处伤痕。

他不自觉地朝伤疤摸去,牙齿咬得咯嘣响,眼里像在喷火!

他牢牢记得,妈妈身上、心上的伤比他还重!

那是在1924年秋天,家乡发大水,一家生活无着,父亲外出逃荒,母亲把大孩子送了人,带着吃奶的小女儿到汉口给资本家少爷当奶妈。资本家心狠手毒,只准喂他的孩子,不准母亲喂自己的女儿。母亲常常喂着少爷,听着女儿哇哇地啼哭,流着眼泪熬时光。少爷喂肥了,可怜的女儿被活活饿死了。

母亲心里流血,眼中无泪。她别无活路,只得忍气吞声伺候着那吸人血的少爷。一天,母亲在烧开水时,不小心洒了水,推翻了摇篮,小少爷掉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资本家太太恶狼般扑过来,凶恶地指着母亲鼻尖,又骂又打,还觉得不解气,顺手操起烧火的炉钩子恶狠狠地朝母亲的胸前捅来,母亲躲闪不及,只听“嗤啦”一声,母亲胸部皮肉烧焦,昏了过去。资本家不管不顾,见伤口化脓,毫无人情地把母亲赶出了家门。

想起母亲讲叙的这段心酸史,冷鹏飞禁不住泪溢双眼。

他记得,那是在他12岁时,为了糊口,就被送到一家店铺做工。住柴屋,睡草堆,吃剩汤水,干牛马活,挑的水桶和人一般高,寸步难行,步步气喘不止。小小年纪,竟被弄去扛粮袋子。一次说了句吃不饱的话,竟被老板操起木棒毒打一顿,打得遍体鳞伤。他躺在草窝里,泪如泉涌。心想,这哪是人过的日子,这哪有咱穷人的活路啊!哭啊,想啊!疼痛难忍,他想到了死。对,去投河也比遭罪好!可他想到了父母,想到了仇恨,又哭了,不能死,我要报效父母养育之恩,我要报这血海深仇啊!

冷鹏飞嗖地站起来,拳头攥得如铁锤,狠命砸在桌子上,“嗵”的一声响,把通信员吓了一跳,瞪大眼睛跑进来,“首长,你?”

“通知全体干部,开会!”

他抓过刚收到的开进命令,“噔噔噔”朝门外走去,这有力的脚步踏得大地作响。

 





1968年初,我边防部队进驻乌苏里江畔绕河境内。

七里沁岛,这是个重要防地,也是多事之地。在这块小小的岛屿上,已经渗透了祖国同胞的血,埋葬着边民同胞的魂!

3月的北疆,寒风刺骨。冷鹏飞亲自带领8名巡逻队员登岛守备。岛上房无一间,大雪没膝,丛林棘条密密匝匝,在江风的横扫下,寒风袭袭,连走路都困难。

冷鹏飞下定决心,就是冻死,也要钉在这块土地上。这是祖国的大地,绝不让任何敌人侵犯!有我们在,过去受侵略,被奴役、掠夺的历史绝不能重演!过去当牛做马的二茬苦绝不能再吃!

9名同志带着干粮,一步步登上七里沁岛。为防不测,全体守备人员必须隐蔽警戒。只好趴在冰地上,卧在雪窝里。白天,雪在人体下焐化了,一身水,晚风一刮,大衣外又结成冰。冷了,跺跺脚,活动活动;饿了,啃几口饼干;渴了,嚼几口雪,含小块冰……

老天也有意作对,一会刮风,一会下雪,温度急剧下降,好像要把守备小分队置于死地似的。河里的冰冻得嘎巴嘎巴炸响,裂开一道道口子。冻得人们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紫一块,只好抓把雪不停地搓。

冷鹏飞在雪地上爬来爬去,一个个哨位巡查,一个个战士谈心。

时间一分一秒度过。

时间过去了一小时,又一小时……

漫漫长夜,朗朗白天。冷鹏飞带领的小分队凭着一颗保卫祖国的赤子之心,在冰天雪地里顽强地坚守着,拼搏着。冷鹏飞给同志们讲黄继光,讲董存瑞,讲邱少云。岛上食品缺了,大家不喊饿;岛上联络断了,大家不惊慌;守岛时间长了,大家不叫苦。他们知道,在他们身后,有千百首长和战友,有十亿人民,有伟大的党,有伟大的祖国母亲!

一天过去了,又一天过去了。

小分队仍然钉在七里沁岛上。

“兄弟们,你们不要再受蒙蔽了,七里沁岛是苏联领土,你们不要自找苦吃,更不要白白为中共卖命,七里沁岛你们是站不住的……”苏军边防站的广播响了。自从我小分队上岛以后,苏军再也不敢进犯一步,只是用广播喇叭进行宣传。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

一连六天七夜过去了。

七里沁岛地区的苏军服了,安静了。冷鹏飞率领的小分队胜利了。他们以难以想象的忍受力为保卫祖国立了头功!

 





1969年初,珍宝岛地区形势骤然恶化。冷鹏飞奉命率队守备。

珍宝岛,位于我抚远县境内,乌苏里江以西中国一侧。全岛长不足千米,宽仅400米,总面积0.9平方公里。何为珍宝岛?一曰其形如卵,似宝石镶嵌在江边,因而得名;一曰此岛出过大山参,被视为藏宝之岛,因而得名。无论为何得名,也无论此岛地域之大小,在冷鹏飞眼里,这是块圣地,谁也别想占去,谁也别想践踏!它是祖国神圣大地的一部分。冷鹏飞有个习惯,他特别喜爱军歌,歌曲歌词都喜欢,在这种时候,他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一有空,总要自言自语地哼上两句:“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1969年3月2日。冷鹏飞的血沸腾了。苏军悍然向我珍宝岛发起了武装进攻!首先向我开枪开炮!冷鹏飞命令:“狠狠地打,把侵略者赶出去!”

他指挥小分队、巡逻队,展开了血战。

岛上,我小分队在王庆容副连长带领下,奋勇抗击入侵之敌,压住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消灭敌装甲车、卡车!”冷鹏飞果断地命令,“重机枪封锁,掐断敌人退路!”

轰、轰、轰轰,苏军四辆装甲车、卡军被击中起火,重机枪打得逃上冰河的敌人一片片地倒了下去。

“打得好,打得好,注意敌人分几路上来了!”冷鹏飞一边叫好,一边观察着,指挥着。  战士们冲上去了,前边倒下了,后边又冲上去了。排长负伤了,王庆容牺牲了,八班长赵永志接替指挥。战斗仍在继续。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敌人被全部歼灭了。毙敌56名,伤敌10余名,击毁军车、军用物资一部。

首战告捷,人们沉浸在欢乐之中,冷鹏飞怎能不兴奋呢?可他知道对方是不会甘心的。在初战胜利的今天,他更加紧张地思索着明天、后天,思索着下一步怎么办。

果然不出所料,这一天不仅来了,而且来得特别快,特别猛。

3月15日苏军利用夜暗出动装甲车六辆引导步兵侵入我珍宝岛东侧,冷鹏飞亲自带领小分队登岛抗击。

8点20分,苏军首先向我开枪开炮,冷鹏飞沉着应战,指挥火箭筒“卡住”,又指挥步兵主动出击,硬是把敌人赶下了岛。上午10时,对方又出动几十辆坦克、装甲车从三面向我阵地扑来,甚至动用了从来就没有使用过的最新型坦克,苏军的制胜法宝——T62型坦克,企图迂回包围,前后夹击。此时,飞机在我阵地上空盘旋俯冲,重炮向我阵地狂轰滥炸,形势危急。冷鹏飞情急生智,命令步兵分散吸引敌方火力,反坦克小组侧面出击,用“牵牛鼻子”战术打敌要害。冷鹏飞知道,敌人正是仗着他那坚固的乌龟壳耀武扬威的。打掉了乌龟壳,就打掉了苏军的锐气,就打掉了步兵的依托。他一边部署,一边指挥:“要近战,要节约弹药,要灵活机动!”

神话被打破了,战无不胜的新型王牌武器——T62型坦克在我内河航道被炸,失去了战斗力,瘫痪在冰面上,其余三辆伤的伤,残的残,掉头逃窜。那辆“坚不可摧”的T62坦克,至今还作为侵略者的物证躺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战场上,敌装甲车一辆辆起火、爆炸、燃烧、瘫痪。冲击、反冲击,战斗在激烈进行着。

“报告营长,弹药不多了。”

排长张印华跑步来到冷鹏飞跟前焦急地报告道。

“要沉着冷静,节约用弹,还可以从敌人身上缴获。”冷鹏飞一面下达着命令,一面操起对上联络电话。

“喂、喂喂!”没声,糟糕!电话线被炸断了,“话务员、发报!”

“报告营长,无线受干扰严重,联络不上了。”

“想办法联系上,让后方赶快补充弹药!”

“是!”话务员石纪林答道。

此时,三面临敌,苏军炮火更加猛烈地向我阵地、纵深、后方轰击,妄图切断我前方联络,孤立上岛的小分队。

战斗仍在进行。

冷鹏飞真的急了,他也抓起冲锋枪加入了战斗行列。

“弹药送上来了!”一阵欢呼声起,只见排长朱柏熙带领三排火速赶到,紧接着,民兵们冒着炮火送弹药来了,大大地鼓舞了士气,一阵冲杀,敌人的又一次冲锋被打退了。

“同志们,战场形势很严峻,大家要做到充分准备,兵力部署……”冷鹏飞乘敌人喘息之机,开起了阵地碰头会。他一面分析敌情,一面调整部署,一面交代作战任务。突然,他左手一震,顿时失去了知觉,鲜血涌了出来。同志们惊叫起来,“营长,你负伤了!”说着就要为他包扎。

“不要紧,我手打坏了,口还能指挥嘛。”他若无其事地说,可额头上沁出一层汗,疼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但他心里明白,这里离不开我。

炮声又轰响起来,敌人又进攻了,这次来势更猛,看来是要决一死战了!

冷鹏飞吊着包扎的胳膊,在阵地上爬来爬去,坚持指挥。

“让冷营长下来。”上级指挥员传来指示。冷鹏飞没有走,他继续坚持着,坚持着。

“命令他下来,不下来就抬下来。”前线指挥所首长下了命令,冷鹏飞还是没下战场。直到上级派人来替,同志们把营长按到担架上,他还在吩咐大家要勇敢战斗,坚决消灭敌人。           

冷鹏飞被硬拖下了战场。

上级首长看望他来了,“你为祖国,为人民流血是光荣的。”首长的话还没说完,他便抢着说:“我没有完成任务啊!”语气里充满了遗憾和自责,望着这位忠心耿耿的指挥员,在场

的人抑制不住眼泪流落下来。

历经9个多小时激战,毙敌昂诺克上校以下150余人,击毁坦克两辆,击毁击伤装甲车10余辆。给入侵者一次沉重的打击,祖国领土珍宝岛仍然依偎在祖国的怀抱中,屹立在雄鸡之冠上!

在医院雪白的病床上,冷鹏飞惦念着他的部队,挂念着他的官兵,他对医护人员说:“有人看不起我们当兵的,他是没有到战场上看看,在那里每一个战士都会令你肃然起敬,他们仍是最可爱的人!”他抱着伤残的手,看看这个伤员,问问那个伤员,给他们以安慰,好像自己根本就不是伤员。

首长们看望他,他只字不提伤啊残啊,一个劲地讲感想:“军事技术不搞上去不行啊,有的战士不会利用地形地物,背靠大树射击,造成了无谓的牺牲,血的教训啊!”他头一垂,深深沉默。“精神是要有的,可素质差也不行!我们有的迫炮班竟把炮弹添满了膛还不知道,直到装不进去才发现不对劲,那是要吃亏的呀!”

从战场上下来的冷鹏飞,更沉稳了。他的廉洁节俭,在全军上下出了名,下部队,有车不坐,进饭堂添菜不吃,作报告,送礼不收,他总是随身背着黄挎包,里面放着毛主席著作,心里沉甸甸的,总觉得自己比先烈幸福得多,比牺牲的烈士得到的多,离党和人民的期望甚远,祖国的重托时时压在肩上,记在心里。

 





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1969年9月27日。天高气爽,阳光明媚。9时许,冷鹏飞他们一行20多个从国庆观礼团中选出来的代表来到怀仁堂,等待中央首长接见。

“周总理!”人群中一片惊呼。周总理满面春风,快步来到代表们面前,浓眉往上一扬,亲切地问候大家:“同志们好!”警卫局的同志首先把冷鹏飞介绍给总理。周总理紧紧地抓住

冷鹏飞的手说:“你就是指挥战斗的那个营长吧,仗打得不错嘛!你们为祖国、为人民立了大功,谢谢你们了!”

冷鹏飞,这个战场上冲锋陷锋,不怕苦不怕死的硬汉子,此刻却像一名刚刚入伍的新兵,红着脸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感谢总理和中央首长的关怀。”

周总理高兴地对大家说:“走,咱们一块去看看全体代表好吗?”

“好!”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事!喊声比喊口令时还响。

又一个终身难忘的幸福日子到来了!

10月1日,冷鹏飞和全体国庆观礼代表一同登上了天安们。

晴空万里,阳光灿烂。

天安门前,人的海洋,旗的海洋,花的海洋!

天安门上,彩灯高挂,红旗飞舞。

广场上,五星红旗高高飘扬。

冷鹏飞置身于这潮涌般热烈的欢乐海洋里,顿时热血沸腾,多么伟大的祖国啊!为了她,还有什么舍不得?还有什么不可以牺牲?

9点50分,欢声雷动!“毛主席来了!”

“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声彻云霄……

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登上了天安门城楼,他们由东到西,再由西到东。毛主席挥动着巨手向人们招手致意。

毛主席从冷鹏飞身边走过,冷鹏飞哭了。他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感情,拚命地鼓着掌,心里暗暗发誓:毛主席,我一定要听你的话,用鲜血和生命保卫祖国,请党放心,请人民放心!

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天安门广场沸腾了。

冷鹏飞一次次抹去激动的泪水,一次次拼命地欢呼,他要让毛主席听到他的心声,他要让人

民听到他的誓言。

他的噪子都喊哑了。

从北京回来,他捧着同周总理的合影照片,恨不能把满心的喜悦和幸福都分享给战支们。他再一次激动得哭了。



20年后的1991年春天,新华社讯:“经过中苏两国政府边界谈判,苏联政府承认珍宝岛是中国领土。”

珍宝岛,永远属于中国的一部分。

作者: 来源:23军战友网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23军战友网(www.23jun.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全联盟 黑ICP备:11000261号
  • Powered by 23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