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英模英烈 >> 内容

英雄永生——记志愿军一级英雄许家朋烈士

时间:2012-7-30 11:36:35 点击:2858

  核心提示:志愿军23军67师200团9连战士...

志愿军23军67师200团9连战士

许家朋(1932—1953) 战斗英雄,坎头村人。家境贫寒,11岁就随父母开荒种山,卖柴度日。1951年5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次年,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1953年7月6日在石岘洞对美军第七师的反击战中,任突击排战士,在接近主峰时,遭暗堡火力堵截,战友一个个倒下,家朋从负伤战友孙球伦手中夺过炸药包,冲向暗堡,两腿负重伤,仍坚持匍匐至美军暗堡,因炸药包受潮爆炸未成,即纵身扑向暗堡射孔,以胸膛堵住机枪火力点,掩护突击排和后续部队冲锋,炸毁暗堡,攻战主峰,歼敌3500余名。家朋壮烈牺牲后,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追记为一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中共志愿军某部委员会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模范共青团员。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及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英雄永生——记志愿军一级英雄许家朋烈士  
--------------------------------------------------------------------------------
卢弘 解放军报 2003年07月07日 第7版  


   朝鲜停战至今整整50年,停战前夕我们部队里出了一位志愿军一级英雄、朝鲜共和国英雄,他就是出生于安徽绩溪的许家朋烈士。  
  他原是一位十分内向、很不显眼的年轻战士,在他生前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直到他创造了英雄行为,人们才知道了他的名字。我也是这样的,在他牺牲以前并未直接与他接触过,甚至根本不认 识他。所以主编《英雄许家朋》一书的同志要我写对于许家朋的回忆,我想了好久也难以下笔。  

  1953年朝鲜夏季战役中我们部队反击美七师踞守的石岘洞北山,占领阵地以后,从战场上第一批下来的同志,纷纷传说着攻击连队有一位“黄继光式的英雄 ”,说是就在冲锋途中敌人有一个巨大火力点的重机枪,压制和阻挡了我们,好几个突击队员和爆破手上去,都中弹伤亡了。后来却被一个小战士,也和黄继光一样地,以舍身堵枪眼的壮烈行为,扑灭了敌人的火力点,这才使我军攻击成功占领了阵地。接着关于这个英雄的传说越说越动人,例如说他在扑上敌堡以前,曾经喊口号让同志们前进,又说他曾向祖国的方向敬礼,等等。  

  只是人们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就是当夜主攻北山的连队,也说不清这到底是谁。师团政治机关和军师文工团的同志,分头到参战连队、战勤分队和野战医院中到处追寻查访知道此事特别是认识这位英雄的同志,我当时是军政治部《战地报》兼职记者,也和大家一起参加了调查访问。后来才渐渐弄清楚了,这位英雄就是许家朋。第一篇关于他的报道,由团政治处和军文工团的同志写出,很快就在《战地报》一版上发表了,我则继续进行着更深入细致的探访,力求找到更多的细节,并发现这个英雄人物的突出和独特之处。  

  他的壮烈行为与上甘岭英雄黄继光、苏联的马特洛索夫等都不一样,因为他的个头比较瘦小,敌人碉堡的枪眼又特别大,他从外头根本堵不住,后来他是将自己上半身钻进枪眼,直接以自己的胸口,抵住了敌人的机枪口,等于是用自己的鲜血,硬把敌人的火力浇灭的。他堵的这挺机枪也不是常见的那种,而是如高射机枪那样又粗又大的重机枪,我曾从缴获的美军武器中,找到这种型号的机枪,并且画下了它的外形和结构,揣摸出许家朋当时是怎样堵住其枪口的。从他的许多战友的口中,我逐渐了解到许家朋的特有性格及其成长历史。他平时几乎从来不声不响,也没有多少豪言壮语和引人注意的动作,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应做的各种事,是个以行动代替语言,虽年轻却早熟的战士……  

  因为已有别的同志写了关于他的通讯报道,我就以诗歌形式来描述和歌颂这个不同一般的英雄人物,这首不短的叙事诗,先后以《我们的黄继光——许家朋》、《歌唱英雄许家朋》等为题,在本部队和志愿军总部的报刊上发表了,我还与邱敏同志,为此诗创作了几幅木刻、素描和水彩插图,有的也曾发表过。军文工团在为部队演出时,还把这首诗当成了一个朗诵节目,后来又有同志为全诗谱了曲,成为一首颇有分量的英雄颂歌。  

  我从朝鲜回国到北京以后,虽然周围环境与自己生活全变了,却总是念念不忘老部队的英雄许家朋,就在业余时间反复构思和再三修改,写出了一篇基本纪实、又略加渲染虚构,介乎短篇小说与报告文学之间的作品,为了向许家朋家乡的人民宣扬这位英雄,我将稿子寄给了安徽省的《江淮文学》月刊,原题为《永远的生命》,编辑将“远”字改为“恒”,才使其用词含意更为准确贴切了。此稿于1957年3月在《江淮文学》上发表,1959年为纪念新中国诞生10周年出版的《安徽短篇小说选》中,也收入了《永恒的生命》,只是这一作品在刊物和书上的署名,都只有一个“洪”字,因为我想如许家朋那样,默默地做自己应做的事,不能借歌颂英雄以扬个人之名。  

  在20世纪60年代,许家朋原在的步兵200团建立团史馆,我又为他们画了一幅以许家朋事迹为题材的油画,我避开过去画黄继光等的常见画法,将从外面扑上敌人雕堡枪眼,改以从碉堡内部,由敌人眼睛里看到的中国英雄战士的无畏形象,整个画面也只突出了他一个人的正面形象。这幅画当时曾在《解放军报》发表,原画则送给200团的团史馆了。也就在画这幅画的同时,我又在埋头边写边改着有许家朋形象的长篇小说《我们十八岁》。这部小说从动笔到定稿,经过了整整 30年。1985年在上海《小说界》发表,第二年又出了书,所署都为笔名“卢弘” 。  

  刚刚进入新世纪,就迎来了志愿军赴朝参战50周年,我和一批志愿军老兵,自费又去了朝鲜。出国前就在丹东的抗美援朝纪念馆中,从志愿军英雄榜上看到了许家朋的英名、事迹及其所获的朝鲜共和国英雄勋章等。到平壤后在牡丹峰的中朝友谊塔,从里面珍藏的手抄恭楷中国人民志愿军英雄烈士名册中,又看到了许家朋的名字及其牺牲年月日。在朝鲜祖国解放战争纪念馆的志愿军馆中,我们见到许家朋的形象与简历等,正与杨根思、黄继光和邱少云等著名英雄并列展示着。他的形象就只有战前拍的一张不太清晰的小照片,也许摄影者为了使他像个英雄,让他故意昂起了头,其实这与他的本来性格并不一致,他不喜欢昂头装作英雄,然而他却以这一形象长留人间并永存于世了。  

  2003年是朝鲜停战50周年,许家朋正是在停战前夕的最后一场大战中献身的,在他牺牲后十几天,即1953年7月27日,就签订了停战协定实现了全线停火,朝鲜、中国和全世界人民日夜期盼祈求的和平,终于来到充满血与火的战场上,并且一直保持至今。应该说这是许家朋等成千上万名英雄战士,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才打出了换来了这个极其珍贵的和平,虽然他们明知,只要能熬过最后那一仗,自己也就能够享受到和平,然而他们却义无反顾地奔赴战场并一去不回!如果他还在世,现在也该是古稀老人了,然而他在我们心中,却仍然和永远是那么年轻、纯净可爱和青春焕发,过了半个世纪是如此,再过一世纪、一千年,还是如此!

一级战斗英雄

    要停战了,大家都争先恐后地瞅空子抓挠一把。在杨勇第二十兵团金城发起大反击之前,第二十三军军长钟国楚、政治委员卢胜盯上了石岘洞北山。

    这个高地,第三十九军在一年前曾经打过,而且打得很成功,全歼美步兵第四十五师第一八0团一个加强连。因当时不具备坚守的条件,吴信泉抓了一把见好就收,迅速撤了下来。

    第二十三军接手一线防务后,也瞅好了这个山头。瞅好它,不是因为这是什么险关隘口,通衢要冲。而是因为这上面是美步兵第七师的美国兵,可以就着这个高地,跟美国兵交手过招练兵,打击美国兵的士气。

    7月6日,钟国楚决定要稳稳当当地当当这个高地的地主。不过这一次却比哪一次都难打了。中国兵们老是到这儿来抓一把就走,美国兵的警惕性也提高了不少,守军从一个加强连增加到了两个步兵连和一个火器连。

    这个高地,美步兵第七师师长阿瑟·特鲁多少将是势在必保。然而第二十三军军长钟国楚仍然是势在必得。这一次,第六十七师师长刘春山准备投入第二00团4个连,第一九九团6个连、第二0一团3个连共13个步兵连,在军、师炮群30个炮连90门火炮和独立坦克第四团16辆坦克配合下,来一次大动作,夺占并巩固石岘洞北山阵地。

    攻击部队和前几次一样,只用一个连———第二00团第六连。其余12个连队全部准备用于打反扑。

    除了炮火和坦克这类新家伙,钟国楚和他的战士们还有老法宝———他们在石岘洞北山山腰部距敌障碍物仅120米处,打了一条102米长的屯兵坑道。这条屯兵坑道有7个出口,可容纳一个加强连,还可屯积大量的弹药、粮食、饮水、急救包等。既可突击进攻,又可坚守防御。还有强大炮火。这仗,中国兵是越打越有信心。

    7月6日深夜,大雨滂沱,雷声阵阵。第二十三军支援炮群近百门火炮突然开火,独立坦克第四团的坦克群也前出进行直接瞄准射击,把石岘洞北山炸得乱石横飞,雷声炮声响成一片,煞是壮观。3分钟后,敌阵地上每平方米的平均落弹已不少于一发。相当于把石岘洞北山翻了个个儿。

    第六连在连长陆昌荣带领下,分3路向高地上猛扑。美步兵第七师的士兵们纷纷从暗火力点里用机枪、喷火器猛烈射击,特别是喷火器,在阵地前燃起了一堵堵火墙,把冲击道路封得死死的。突击排第一排连续派出几名爆破手,都在路上伤亡了。

这时候,一个名叫许家朋的战士冲了上去。这是第九连第二排配属过来的一个兵。他并不比前几个运气好,刚跑两步,就被机枪打断了腿。然而许家朋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在泥泞的地上继续向前爬。身后是和雨水混在一起的血水。他爬到火力点旁,用牙咬开导火索,把炸药包塞进了射孔。一翻身滚到了一边。然而没有期待的爆炸声传来。

    雨水浇湿了炸药包,雷管受潮失效,炸药包没响。许家朋一咬牙,又爬了上去,双手抓住打得通红的机枪管,想把机枪夺过来。然而身负重伤的他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许家朋一纵身,将整个身体压了上去。又一个黄继光!

    发了狂的陆昌荣亲自抱着炸药包往上冲,接连打掉了3个火力点。然后领着全连与敌人白刃格斗,很快扫清了表面阵地和退入坑道的残敌。一小时后,3颗绿色信号弹升起在空中。

    许家朋成为第二十三军级别最高的战斗英雄,立特等功,获“一级战斗英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

抗美援朝志愿兵,中朝英雄许家朋。
作战顽强志向明,心装继光骨头硬。
铁原西岘洞北山,反击美军战凶猛。
接近主峰出暗堡,部队被压山腰层。
爆破战友全牺牲,主力部队难通行。
家朋急切忘听令,抱起炸药急接应。
匍匐前进腿受伤,忍痛艰难暗堡凝。
用力投出炸药包,难料药湿无动静。
失败之后寻入口,寻找不到死神迎。
毅然起身扑射孔,胸腔堵挡建功勋。


许家朋(1931-1953),安徽绩溪县人。1951年5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许家朋(1931~1953),绩溪县坎头乡人.
1950年实行土地改革时,他参加诉苦会,斗地主恶霸,是全村最积极的一员.在此
期间,他加入了民兵组织,满腔热情地完成民兵组织交给的各项任务.轮到值勤,他总
是来得早,走得迟,不论风雨雪夜,始终坚守岗位.3月的一天,村里获悉反革命分子程
华生潜逃至宁国县蜀洪,许家朋立即要求前往逮捕.深夜,许家朋,程安志等5人,冒
着大雨,翻山越岭40余里,终于拂晓前赶抵目的地,将程华生抓获.
1951年5月,许家朋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在皖南军区所属警卫部队任战士.7月,许
家朋踊跃加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某部二支队九连二班当战士.他怀着杀敌立功,保
家卫国的决心跨过鸭绿江,奔赴抗美援朝最前线.
入朝后,许家朋随部队开始了20多天的连续行军.浓烈的火药味,强烈的轰炸声,
全副武装的长途跋涉,这对年轻的,没有实践经验的许家朋是严峻的考验.几天急行军
下来,许家朋的双脚都起了血泡,班长问他能不能坚持 他回答说:"艰苦就是光荣,克
服困难就是胜利,如果行军任务都完不成,怎么能完成今后的战斗任务呢 !"
11月的朝鲜,气候已十分寒冷,许家朋为了练好刺杀,经常在晚上脱掉棉衣苦练得
满头大汗.投手榴弹,开始他投不远,命中率也低.于是,他每天清晨当战友们还在熟
睡之中就悄悄穿上衣服,在寒风大雪中反复练.因而,他的军事技术提高得很快,在考
核中,他投弹不仅远而且命中精度也很好.
1952年12月,许家朋所在部队从东线开赴中线.他知道杀敌立功的时候到了,心里
有说不出的高兴.到了前线,他们连的任务是筑城扛木头.许家朋在向前沿运木中,最
能吃苦耐劳.有一次雨夜运木头,路滑难走,通过敌军炮火封销区时,他滑倒扭伤了脚,
第二天伤处红肿疼痛,排长让他休息,治疗.他说:"人家轻伤不下火线,我又没流血,
怎么就不能坚持呢 "
石砚洞北山反击战任务下达连队后,许家朋第一个向团支部交了决心书,"我要向黄
继光英雄学习,有信心,有决心完成任务,……攻击中保证英勇顽强……"
1953年7月6日夜,天下着倾盆大雨,痛歼美七师的朝鲜石砚洞北山反击战开始了.
许家朋所在的六连突击排,担负着以最快速度插到主峰为后续部队开辟道路的艰苦任务.
一阵猛烈的炮击之后,志愿军发起了攻击.突击排连续突破了敌军的3道铁丝网,部队
113
飞也似地向主峰挺进.在将要接近主峰时,正上方敌军暗堡内机枪突然疯狂地扫射起来,
压制着突击排前进,迫使进攻部队停滞不前.突击排战士孙伦球奉命上前爆破,刚跨出
几步便中弹倒下.敌人的机枪仍在狂扫,如不迅速扑灭这个火力点,敌军将会乘机组织
反扑,志愿军进攻部队将遭受很大的牺牲.伏在距离暗堡20米山坡上的许家朋很快意识
到情况紧急,未等排长下令,便抢上前去,从孙伦球手中取过炸药包,冒着枪林弹雨向
暗堡冲去."10米,9米,8米……",许家朋距离敌军暗堡只有几步远了,战友们都在为
他暗暗叫好,就在这时,一发空炸榴弹打了过来,许家朋两腿鲜血直流,一头栽倒在山
坡上.他忍着剧烈疼痛,双手抓地,艰难地爬到了暗堡跟前,放下炸药包,拉开导火索.
不料炸药包早已被水淋湿,没有爆炸.怎么办 许家朋观察暗堡周围,想冲进暗堡把机
枪夺过来,但这是一个从盖沟里伸出来的暗堡,无法进去.敌人机枪不停地扫射,进攻
部队被压得难以抬头.为了迅速抢占主峰,消灭敌人,许家朋毫不犹豫地向敌军射击孔
扑去.只见他双手牢牢抓住敌人机枪架,用肉体堵住了敌人的机枪口.敌军的火力点被
扑灭了.志愿军进攻部队迅速越过暗堡,冲上北山主峰,占领了有利地形,歼灭敌军3500
余人,缴获了大批战利品,赢得了这场反击战的彻底胜利.可是,英勇的志愿军战士许
家朋却献出了他那年轻而又宝贵的生命,时年22岁.
战后,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追记许家朋特等功,并授予他"一级战斗英雄"光
荣称号,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模范共青团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
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同时授予他"金星奖
章"和"一级国旗勋章".绩溪县人民政府将他的家乡命名为"家朋乡",立"许家朋烈
士纪念碑"以示纪念.


 

作者: 来源:23军战友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23军战友网(www.23jun.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全联盟 黑ICP备:11000261号
  • Powered by 23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