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退转创业 >> 内容

乘车发生的懊恼事

时间:2012-8-8 8:53:32 点击:2195

  核心提示:乘车发生的懊恼事 前几天在《XXX文学艺术网》上看到孟祥平的几幅绘画作品,想起了20年前与他去沈阳公出的乘车经历。...

乘车发生的懊恼事

      前几天在《XXX文学艺术网》上看到孟祥平的几幅绘画作品,想起了20年前与他去沈阳公出的乘车经历。
      那年上级号召机关办企业,我们局积极响应,我兼任总经理,当年开办了多家企业,还办了一家金店。金店需要装修,正赶上孟祥平下海开办了一家“雕塑行”,兼营装修,我就把金店装修承包给他。我与他考察了本市内所有金店的装修模式,都没有参考价值,索性与他一起到沈阳考察。
      正赶上中秋节前夕,我与他在沈阳进行了两天的考察,急赶着回家过节,到火车站虽买到了返程车票却没有座号,当时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能上去车就行。可到了车上一看,远比想像的复杂得多,车内拥挤不堪,连转身都很困难,还要遭受过往旅客和流动货车的推搡、挤压。烦躁之中,列车广播员的声音使我精神为之一振:“本次列车还有部分卧铺票,有需要卧铺票的乘客请到X号车厢购买。”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我与祥平兴奋地向X号车厢挪动。当我们汗流浃背地挤到X号车厢时,心又凉了半截,买卧铺票的乘客把整个车厢挤得水泄不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接近购票位置,可卧铺票已售完......
      我和祥平商量,这么站着也受不了啊!还是到餐厅买个茶座吧!我俩又开始在拥挤中艰难地向餐厅挪动,总算挤到了餐厅,可茶座也已售完,只有两位正在就餐的乘客的位置没卖出去,我俩只好站在桌旁等候,好歹等到两位就餐完毕,我们买了票,坐在了茶座上,坐着的滋味总比站着强啊!过了一会儿,刚才就餐的两位乘客提着皮包走了过来,并对我说:“我们买了卧铺票,你们可以到我们的座位上去坐。我们向他们千恩万谢,并和他们换了票。虽然损失了茶座费,但座席总比茶座强啊!
      我们又开始向有座位的车厢挪动,当我们使出吃奶的劲终于挤到座位前,我俩又傻了眼,我俩的座号位置坐上了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和一位30来岁的妇女抱着一个孩子。我和祥平相视苦笑,什么也没说,我们知道坐着比站着舒服,但我们怎么好意思让她们站着我们坐着呢?
      几天公出奔波的疲乏加之几经车厢内的折腾,使我感到腰酸背痛,困倦也一阵阵袭来,我站在车厢过道扶着座椅靠背昏昏入睡,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祥平突然把我叫醒,手里拿着两张卧铺票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诡秘地看着我,我惊喜地问他:“在哪弄的?”他贴在我的耳朵上告诉我:“我给列车长50元钱,她把列车工作人员的卧铺卖给了我两张。”
      我们又开始在车厢过道中的艰难移动,可费了好大的劲才挪动了两节车厢,当我们挪动到一节车厢的连结处时,列车停车了,我突发灵感,何不下车去卧铺车厢?我俩死命的挤下了车,向卧铺车厢飞跑。可万没想到的是,还没跑出多远列车就开动了!当我抓住列车门把手时,车门已关上了。站台上的工作人员把我拽下来,并严厉地训斥我:“你找作死,不要命啦?”我们说明了情况,他把我俩带到运转室。运转室里有4-5个人,可能是值夜班无聊,总算有了开心的话题,就拿我们当火锅开涮了,七言八语地对我们进行一轮又一轮的奚落、挖苦、讥讽、责难,有的说:“一看你俩就没出过门儿!”还有的说:“我在车站几十年也没见过像你们这样老土的!”等等等等,还有难听的话我就不好意思在这里重复了。我从来也没受过这种侮辱啊!可又没法与他们理论,只能认倒霉,保持沉默。一位领导派头的人发话了:“这是个小站,只停一分钟,其它客运列车到这都不停,附近连个旅店都没有,想打车都打不着,这样吧,晚10点有一列货车在这卸货,在这停一小时,晚11点开往抚顺,到抚顺再打车到抚顺城车站,下半夜两点来钟有开往你们方向的列车。”我俩又向有领导派头的人千恩万谢!
      到了晚10点,一列货车准时停在小站,一位高大肥胖的司机来到运转室,领导派头的人把我们的情况绘声绘色地向司机描绘一番,让他把我们送到抚顺。司机又对我们进行了一番“乘车常识教育”。好不容易靠到11点,火车司机把我俩领到货车旁,让我们上了一节敞棚的车厢,车厢里放着好多的钢锭。站在钢锭之上,能看到旷野上的点点灯火,秋风打在身上像寒风刺骨的凉,可坐在钢锭之上又像冬天光屁股坐在冰面上的感觉。40来分钟的行程好象那么的漫长,冻得我俩牙帮打颤,浑身哆嗦。到了抚顺,司机招呼我们下车,并把我俩送出了车站。我们打车来到抚顺城车站,又买了凌晨两点的车票。但仍然没有座位。
      上车后,车厢内的乘客还是那么多,祥平倒是勤快,忙三火四地找列车长,找乘务员,找乘警,可卧铺票始终未能如愿。我实在是站不住了,便在旅行包中找出了几张报纸铺在了坐席下面,钻进去倒头便睡。刚刚昏昏入睡便被人踢醒,并呵斥我出来。我钻了出来,原来是车长、乘警、乘务员验票。我又少不了被乘警一顿训斥,并警告我不许再钻到座椅下。我巡视着乘客,脑子里在琢磨:是谁告的密?我扶着座椅靠背站在车厢的过道上,迷迷登登地似睡非睡......
      当列车到站,我俩走出车厢的一刹那,我有一种“1949年劳动人民翻身得解放”的感觉,我望着挂在西天的月亮,心中萌发了一丝感慨:月还是故乡的明啊!

  作者,简简单单,1970年12月入伍,1976年3月退伍,曾在23军68师203团直属八二无后坐力炮连服役,历任战士、副班长、文书、班长、团训练队教员。此文系‘简简单单’原创。

作者:简简单单 来源:23军战友网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23军战友网(www.23jun.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全联盟 黑ICP备:11000261号
  • Powered by 23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