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军史战史 >> 内容

抗美援朝的第一次考验——千里行军

时间:2013-12-25 15:17:06 点击:2711

  核心提示:一九五八年三月从朝鲜撤军回国时,陈宁士(中)与朝鲜人民军合影、签字留念。一九五二年六月,我们部队从常熟移师苏州市盘门驻防,进行紧张的爱国主义思想教育和军事训练,在烈日炎炎的酷暑高温情况下,也紧张不暇。很快部队进行了整编。我原在的九二步兵炮连改编为战防炮连,我原在驭手班当战士,被编到炮班当炮手。日式九...

 

一九五八年三月从朝鲜撤军回国时,陈宁士(中)与朝鲜人民军合影、签字留念。

一九五二年六月,我们部队从常熟移师苏州市盘门驻防,进行紧张的爱国主义思想教育和军事训练,在烈日炎炎的酷暑高温情况下,也紧张不暇。很快部队进行了整编。我原在的九二步兵炮连改编为战防炮连,我原在驭手班当战士,被编到炮班当炮手。日式九二步兵炮上交,战防炮又没有发放下来,每人发了四枚手榴弹,发给班长一支中正式步枪。没有战防炮就学习57无后座力炮,由团炮兵主任姜克明给我们教学,学后去葑门外山地进行打靶射击。所有人员都按临战要求进行强行军和夜行军。政治指导员对我们进行“做好移防准备,迎接新任务”等教育,要求不准“小参谋”、乱广播”,严守军事秘密。并要求每个战士把自己多余的物品处理掉,减轻行装负担,我把多余的鞋子、毛巾等物品寄回了家。
    经过紧张的教育训练后,一九五二年八月二十五日,我们部队奉命由苏州站乘军用列车启运北上,列车途经山东省境内时,我们连长王义龙在车厢内向全连指战员宣布:这次我们乘火车北上是干什么的?是去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他话没说完,大家就十分热烈地鼓掌,表示兴高采烈地热烈拥护,情绪十分高涨。我心中也十分高兴,心想:领导不宣布我心里也猜想到了。王连长继续给大家动员,并说:从现在起,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了,大家把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和‘八一’帽徽拿下来,把水壶上的‘八一’五星磨掉,在我们身上不留‘解放军’的标志……”大家听了后心里一阵难过,但很不情愿地都立即行动起来了。我吻了口“八一”五星帽徽,说了“后会有期”后就交上去了。列车于八月二十八日到达安东(丹东)市集结,做出国作战的准备工作。
    在安东的准备工作是以临战姿态进行的。上级领导再三要求全体指战员要爱护朝鲜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体察朝鲜人民的战争困苦,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抓紧一切时间训练,熟练掌握在行军中传口令和防空、露营、搭帐篷、挖散烟灶等内容,并对个人小包袱又进行了清理精减,我又把不需要的物品邮寄回家。上级领导为了减轻后勤运输困难,把每个人的冬装(棉衣服、大衣、棉被、大头皮鞋、冬帽)发给每个人自己携带。另外还有一条米袋、罐头、洋锹或十字镐、枪、手榴弹、水壶等物品,每个人行军负荷大约不少于80斤。在丹东市的几天里,天天晚上全副武装在山地行军练习。尽管训练这么艰苦,但大家斗志昂扬,情绪饱满,我心中很高兴,“乐不生疲”,不觉苦不觉累,做每一个动作都十分认真执着。
    九月四日全团指战员举行入朝作战誓师大会,老红军李木生师长亲临大会作出征动员。全体指战员高举右手向党向毛主席、向祖国人民庄严宣誓:为朝鲜人民,为祖国人民报仇,不打败美帝侵略军决不回国,坚决为祖国争光!最后由团长宣读了上级的出国作战命令。
    九月五日下午四点左右,我们踏着雄纠纠气昂昂的步伐,高唱着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浩浩荡荡地跨上鸭绿江大铁桥,开始了一千三百多里的艰难行军,奔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场。
    鸭绿江上有两座大铁桥,右边那座已被美国飞机炸塌倒在江中,现在我们走的公路铁路两用大铁桥,部队在公路桥上行进。铁桥中心点有一道横杠红线,标志着两国边境界线,两边有各自国家警察守卫着。
    跨过大桥就到了朝鲜新义州市。一眼望去满目疮痍,残壁断垣,有楼房墙壁没有房顶,不是烧光就是炸塌。马路也不成马路,坑坑洼洼。看不到人,更无商店市场,处处是敌人疯狂肆虐的痕迹。
    跨过鸭绿江走了一晚上,天刚亮,我们到一个山沟里搭帐篷露营。在帐篷旁山坡上有一家老百姓,半地窑半窝棚的小草房,家中只有一位老大娘和一个小女孩,一看就是很可怜的孤苦伶仃人家。连部通知各班自己烧饭吃,连里不统一烧饭了(反正每个人身上有大米和罐头)。有米没有菜,班长梁文柯叫我去看看老乡家有没有菜可买。我到老百姓小草房前,看到屋内只能睡两个人,室内几件简单物品一目了然。看屋外山坡上有两棵大白菜,见此情景不好意思向老大娘讲买菜了。我回到班里向班长报告,班长说:那就算了,我们有饭吃就不错了,老百姓还没饭吃呢,我们简单对付一顿,大家把咸菜拿出来吃吧。”头一天行军,我一双脚上共打了八个大水泡。有的战友同我开玩笑说:“我们只要一门炮,陈宁士一个人就有八门‘炮’。”领导分给我在千里行军中的任务是负责管好一头小骡子。小骡子年轻有劲,领导要它驮15拐电话线(约200多斤),我一路要管它吃喝,到了宿营地人家休息,我不能休息,先得把小骡子拴到树林里(要防空),再架马槽,弄草料喂它。还要找水给它喝,不把它服侍好,到晚上行军驮不动15拐电话线就麻烦啦。自己宁可少休息也要把它服侍好才行。一路上,夜行晓宿,白天要防空,敌机发现了就要来扔炸弹。晚上行军要通过封锁线,人跑步,骡马背上驮着几百斤重东西也得跟着跑,不跑就掉队了。我终身难忘的是通过清川江封锁线。那天晚上漆黑一片,天下着大雨,江桥是工兵部队新架的,用木棍子铺在水面上的浮桥,大部队通过时有些摇晃。我牵着小骡子冒着大雨,慌慌张张跑步通过,骡子跑不动了,用树枝抽打催它快跑。由于桥面是木棍不平,空隙大小不一,小骡子跑过江桥时,不慎一只脚卡在木棍夹缝里出不来。领导催我快跑,我这里是骡子脚拔不出来,真急死人了。后来还是班长梁文柯过来帮忙把木棍间隙撬大,才使小骡子脚抽出来。骡子脚抽出来了,但骡子脚上的铁掌卡掉了,没有铁掌是不能走路的。
    怎么办?情况紧急,赶快离开这封锁区要紧,好不容易对付着跑过江桥后又走了一段路,才息下来,叫来负责钉马掌的同志重新钉上一副才完事。后来在通过大同江江桥封锁区时要好得多,顺顺当当地牵着小骡子跑步通过了。
    这次从新义州到元山的千里行军是长途负重跋涉,每人都背了七八十斤重的物品,爬崇山越峻岭,都是白天宿营夜晚行走。朝鲜的山特别多,翻过这山又是爬那山。敌人飞机白天黑夜在头顶上侦察,发现一点“目标”就扔炸弹、机枪扫射。
    有时没有“目标”也乱扔炸弹。
    我团重炮连就在行军途中遭敌机轰炸,人员、马匹均有伤亡。
    丹阳籍战友也有数人伤亡。有时,山顶上有特务向敌机发联络信号指示轰炸。我们在山腰公路行走中,大家看到特务在不远的山顶上发信号弹,立即派部队搜山但也抓不到特务。
    志愿军的对策,在满山公路上每隔一段路设一个防空哨,只要听到敌机声响就立即鸣枪报警。汽车司机听到枪声便立即关掉车灯,闭灯驾车行驶。白天,公路上静悄悄,一到晚上,公路上许多车辆,几支部队人员和马匹同时行进,拥挤堵塞公路是常事,碰上来往汽车交会,让路都很困难。走在不宽的山间公路上,加上敌机不断轰炸、扫射,大家都是一个心思——急匆匆赶路程,赶快离开封锁区域或开阔地带,向前线奔去。
    我感到最伤脑筋的是大雨天黑夜行军,战士们身上虽然披了件四方雨披(可以当雨衣,又可以搭帐篷),但下身半段和两臂都被水淋得湿漉漉的,两只鞋子里灌满了雨水。人和马匹身上又加了份量。道路泥泞,行走更艰难,下山坡时稍不留心就滑倒在地,爬起来已是浑身泥浆。二十多天翻山越岭行走千里,战士们没有换洗一次衣服,没有晒被子,更谈不上洗澡了。有次阴雨天,我们在下午提前上路行军,途中看到公路边不远处有个温泉水池,有几位朝鲜妇女已在池中洗澡,我心想“什么时候我也能洗这么个澡啊”。真是可望不可及,我只能匆匆赶路去。
    千里行军中遇上两次大雨是我忘不了的,一次是夜过清川江大桥的那天晚上,大雨倾盆,小骡子卡腿拔不出来,自己又患拉肚子,还要跑步通过这个封锁区。第二次大雨天是快到元山郡附近二十军友邻部队那两天,大雨不断往下倒,我身上湿透,到目的地后马上冒大雨上山沟割马草喂马,小骡子被大雨浇得不想吃草料,使我心中十分焦急。由于大雨天,连部炊事班没有干柴烧饭,所带粮食也吃光了,几顿没有饭吃了。幸亏晚上赶到二十军友邻部队,他们得知我们晚上到,提前烧好大米粥等我们。我一连吃了六大碗粥才放碗。这六大碗粥,是一生中铭心不忘的经历。
    经过二十多天行军,终于完成了艰难的千里行军,于九月二十七日到达目的地元山郡附近的班德里,接收二十军六十师炮兵团三营七连的山炮四门,马匹和马装具及马车等装备物资。此时,我们战炮连脱离205团建制,调入师炮兵团建制,和206团战炮连合并组成炮348团三营七连,我在三班当炮手。十多天后,我连移驻海浪里南坡上,房子是二十军留下的,半地窑半窝棚式的草房子,师炮兵团正式宣告成立。
    这次千里行军结束,我光荣地立了一次三等功,并授朝鲜军功章一枚。   

作者: 来源:《23军战友论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23军战友网(www.23jun.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全联盟 黑ICP备:11000261号
  • Powered by 23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