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军营生活 >> 内容

周小绥:回忆我的父亲周密(23军)

时间:2014-1-11 13:01:59 点击:3294

  核心提示:周密在朝鲜战场和战友合影周密(原名周福绥)1916年8月出生于浙江省余姚县严家村我父亲叫周密(原名周福绥)。1916年8月出生于浙江省余姚县严家村。为了生计,父亲到了上海,在一家资本家开的煤场学徒,给人家送煤。1937年4月,上海市煤业工会组织公民训练,各大煤炭店的店员都要轮训约两个月。1937年7...

周密在朝鲜战场和战友合影

周密(原名周福绥)1916年8月出生于浙江省余姚县严家村

 

父亲叫周密(原名周福绥)。1916年8月出生于浙江省余姚县严家村。为了生计,父亲到了上海,在一家资本家开的煤场学徒,给人家送煤。1937年4月,上海市煤业工会组织公民训练,各大煤炭店的店
员都要轮训约两个月。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上海市煤业工会组织了上海市煤业救护队,到前线救护运输伤员。父亲参加了煤业救护队。上海失守后,煤业队转移到江西省南昌市。煤业队全体同志和汽车都到新四军军部担任运输工作,直接参加了新四军。1938年7月,父亲参加新四军教导总队,同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父亲历任新四军二支队4团3营8连副政治指导员、新四军一师3旅8团2营政治教导员、7团总支部书记、南通警卫团总支部书记、苏中4分区特务团总支部书记等职。8年艰苦的抗战中,他不怕流血牺牲英勇作战,参加了著名的黄桥决战等数十次战斗。
    解放战争时期,我父亲坚决执行党中央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指示,发扬我军连续作战的作风,积极投身到解放全中国的伟大斗争中。父亲先后参加了著名的苏中七战七捷、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以及解放杭州、上海等重大战役。先后历任华中野战军第一师第三旅8团政治处主任、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第12师35团政治处主任、解放军第23军69师206团政治委员。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为夺取政权建立新中国做出了贡献。建国后,我父亲任69师副政委。1952年9月奉命参加抗美援朝,赴朝作战,担任志愿军23军69师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69师政治委员等职。1958年最后一批回国。

解放后至1958年,我母亲转业在上海的一个卫生机构的化验室工作,抚养我们五个孩子。那时,我对父亲一点儿印象都没有,虽然我已上小学二年级,还真不知道爸爸长什么样。有一天,学校组织我们看电
影《最可爱的人回国》,班主任特别叫我注意看,说里面有你爸爸。我又惊又喜,但还有不信。看电影时,老师一直坐在我旁边。当一画面出现,两个志愿军共同抬着一个大花圈,走在部队的前面。老师马上指着其中的一个人说:"他就是你爸爸。"只见父亲和那个叔叔庄严地把花圈安放在朝鲜中国志愿军烈士墓前,后退三步向着陵墓和花圈深深地三鞠躬,后边的部队也都整齐的三鞠躬。礼毕后,父亲在部队前举手宣誓。虽不知道他的誓词是什么,我看出他是领誓的人。宣誓完毕,父亲率队乘火车回国。这部纪录片让我对父亲从没印象到终身难忘。他回国后,部队驻守黑龙江的牡丹江市。我母亲领着我们五个孩子举家离开上海来到牡丹江,终于和父亲团聚了。
    在部队,父亲调动较频繁。他任沈阳军区第二干部学校政委时,我们家迁到营口。后来,父亲又调回23军任军政治部主任。跟父亲生活的日子里,他对我们的管教特别严,我们兄妹还真有点怕他。为了不影响我们的学习,他把我送到长春八一小学学习、把我弟弟妹妹送到沈阳八一小学学习。让我难忘的是放假。第一次放假,父亲让警卫员到学校把我接回哈尔滨家里。第二次放假,我才刚四年级,父亲就不再接我了。他给我的班主任寄钱,让我自己到长春火车站买票,坐车回哈尔滨。看现在的孩子上学大人接送多幸福啊!

1964年,中央为加强地方各部委的政治工作,从部队抽调了一批政工干部。23军调出政委王屏、副政委张万和和政治部主任(我父亲)到北京,分别在三个部。父亲在农垦部任政治部主任。每年都要频繁地
下到各个军垦兵团开展工作,走遍了黑龙江、新疆和云南三大垦区。1966年文革开始,父亲才转业两年,怎么就成了保卫"二月逆流黑干将"了?!我们五个兄弟姐妹都不理解。新疆建设兵团的造反派几次来我家揪我父亲,父亲不在家,躲过了几次劫难。妈妈和我们当时都不知道爸爸去了哪里,失踪了。1967年的下半年一天,父亲突然回到家里,全家悬着的心才放下。原来周总理叫我父亲到各垦区了解当地文革的情况,要多听不说话,总结各方的问题向他汇报。联络员的身份让父亲躲过好几次批斗。我们非常非常感激敬爱的周总理!
    1968年2月,我在学校应征入伍。临走的一天晚上,父母和我谈话:父母只是生了你,部队是你的重
生父母。1949年2月12日你出生,没几个星期,襁褓中的你就随部队南下参加渡江战役。母亲是卫生员,和伤员、炊事班等后勤人员在一条船上。战斗中,当一发炮弹在木船旁掀起浪柱,船只猛烈摇晃,一战士被晃倒,他倒的下面就是襁褓中的你,母亲惊呆了,看护伤员的她根本没机会救你。只见一老炊事员瞬间用双臂托住了往下倒的战士,救了你一命。......以后每天行军打仗,母亲没有奶喂你,都是炊事班每顿饭给你留的米汤哺育你的。部队是你重生父母一点都不夸张。父母叫我在部队好好学习毛著,好好干,回报部队。
    我到部队没多久,父亲到湖北沙洋农场"五七"干校劳动,母亲在肖克带领下在江西的一个农村"五七"干校劳动。逆境中的父母很乐观。尤其父亲用铁军的精神,不惧苦和累,和小伙子比赛插秧,一天插秧三亩半,在"五七"干校是高记录了。
    我当兵的日子,心里总是放心不下在"五七"干校劳动的父母。我们家七口人在七个地方,自我当兵后,父母去了"五七"干校,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没人管了。两个弟弟在23军当了兵,大妹妹因岁数不够到黑龙江铁力军垦建设兵团当了拖拉机手,小妹妹被轰回妈妈的江苏老家插队。我深有家庭七零八落之感。有一次我出海回来,一下收到六封信,父母和弟弟妹妹每人一封,我躲在我的报务舱里激动地仔细看每一封信,当时我的心情难以言表,无法形容......父母的无恙是我最大的安慰。
    1972年,父母先后回京重新工作。妈妈被调到农药二厂工作。父亲调到七部局合并新成立的农林部工作,任农业组组长。后农林部解散,重建农业部、林业部、水产总局等部、局。父亲在农业部任政治部主任到1982年离休。妈妈后来被调到农业展览馆政策研究室工作,一直到离休。
    父母离休后,虽也出去旅游,但次数很少。父亲总是在看书看报,电视也只看新闻。我就几次劝过他,不要老呆在家里,出去走走,看望看望老战友多好啊。他们听了我的话,还真去了外地看望几个老战友,玩了一圈回来心情特好,经常电话约外地战友来北京玩。闲下来,父亲不停学习,关心着国家发生的各种事情。年复一年,父母老了,不能像以前那样出游了。父亲仍是看报读书,也和母亲一起养养花。1996年,父亲八十岁。当时,改革开放已有些年了,让一些人先富裕起来,小商贩、个体户、歌星们先后富起来。开放前绝迹的吸毒、嫖娼、赌博、行贿受贿等愈演愈烈。从小受正面教育的我不理解,时常和父亲讨论这些事情。报纸上也经常报道某某部的某某人因受贿几百万被追究刑事责任等等,不胜枚举。有一次,我和战友们聚会,谈到贪腐的问题都很愤慨。有人提议编首诗讽刺一下这种现象。当时,用了主席诗词《长征》的韵律编了打油诗:"有权不怕没钱难,万元千百只等闲。白酒啤酒腾细浪,生猛海鲜烤鱼丸。汽
车洋房到处暖,一提廉政心里寒。更喜小姐白如雪,三陪过后尽开颜。"当时我们都很痛快。回家后,我和爸爸说起这事,并念了这首打油诗。父亲严厉批评我,反腐是对的,但不能用主席诗词开玩笑!反腐有很多种形式,关键是如何从自身做起。我不服:"我自身做得再好也只是一草民,能挡得住高官的贪腐吗?"父亲很耐心地跟我讲道理: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一直朝好的方向发展。国家大门敞开了,好的进来了,少数不良的东西也会带进来,这也很正常。很多人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下,放松了自身思想改造,没有控制好心底里膨胀的欲望,发展成贪婪,导致了他们的腐败犯罪。贪婪,导演了社会的一切犯罪!有的人贪权、有的人贪财、有的人贪色等等,不胜枚举。而欲望是贪婪的根源。我们每个人都有欲望。欲望就像一股潜流在人们的心底,受着心灵和理智的制约而不断消长变化着的。当欲望和客观环境相适应时,这时的欲望是正常的。一旦欲望冲破了心灵和理智的制约,更超越了社会的极限和法律的底线,它必然会不择手段去满足自己的欲望,这时的欲望便成了贪婪。欲壑难填啊!在物欲横流的世界,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控制好自己的欲望。欲望人人都有,不是干部才有。还是那句老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记住:毁掉人的,往往是人的无休止的贪婪啊!父亲的这段道理,让我哑口无言,令我终生不忘。父亲深切地对我说:"现在日子好了,别忘了那些牺牲的先烈们,没有他们的牺牲,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1997年7月,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一师分会成立。父母让我们都来参加,说这是你们了解父辈和先烈们
的最好课堂,是你们这一代团结起来共同传承铁军精神的大舞台,铁军的魂要你们一代一代继承发扬下去

    如今父母早已离我们而去,对父母战斗过的地方很陌生。有幸和弟弟一起参加新四军二代由一师分会会长管新凯、刘华苏等组织的追寻父辈足迹活动的鲁南苏北行,很受教育。以前的战场已是城市、开发区和农田,人们生活幸福安宁。当看到先辈的陵墓和坟冢,让我们伤心,他们没能看到今天......
    鲁南苏北之行对我教育和触动很大。当我们在粟裕骨灰撒放的陵墓前三鞠躬并高唱《新四军军歌》时
,当看到刘晓星大姐在她父亲陵墓前问她父亲汇报时,当我们二代的兄弟姐妹在当地的新四军纪念馆和父亲的相片留影时,我的心和他们一样激动,场面非常感人。
    我父亲给我们留下唯一财富是:三枚勋章、一架缴获日本营长的照相机、望远镜(日本刀和枪,文革前已上交)。勋章是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朝鲜国旗勋章。父亲是摄影迷。他用缴获的相机照下了很多战争和胜利的场面。从抗战到解放战争,再到抗美援朝,留下很多相片。听弟弟讲,23军为写军史,从我父亲那儿拿走五本珍贵的相册。现仅存的一点老的泛黄的相片,我想尽可能的整理出来。也许,有的老前辈能看到当年的自己,他们的后代能看到父辈当年的英姿。
                                 周小绥        
                               二○一二年六月四日
 

作者:周小绥 来源:陈洪宪的博客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23军战友网(www.23jun.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全联盟 黑ICP备:11000261号
  • Powered by 23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