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军营生活 >> 内容

我在65453(81036)部队的日子

时间:2014-1-18 14:32:48 点击:6627

  核心提示:1999年底,当祖国的大好河山被洪水肆虐之后,人们对解放军这个名字倍感亲切时,我和一帮同龄人走进了军营,走进了位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65453部队(开始叫81036部队,后更改了番号)。两年的军旅生涯留给了我无穷的财富,也留下了让我终生难忘的经历。 shy;   部队位于城郊,对于这个黑龙江第四大城...

1999年底,当祖国的大好河山被洪水肆虐之后,人们对解放军这个名字倍感亲切时,我和一帮同龄人走进了军营,走进了位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65453部队(开始叫81036部队,后更改了番号)。两年的军旅生涯留给了我无穷的财富,也留下了让我终生难忘的经历。

   部队位于城郊,对于这个黑龙江第四大城市来说,这个部队的知名度相当高,高到连幼儿园的孩子也知道城里有那么个部队,只不过城里年龄较长的人喜欢叫这里的另外一个名字——八师。对于八师名字的由来我们并不知道,但肯定以前这里也是一支部队,部队的名字肯定叫八师。

  
   到了部队后我们有了个共同的名字——军人,在军人中我们有了个共同的名字——新兵蛋子!随着穿上了没有军衔的军装,我们开始了在部队的正式生活。新兵营的生活很苦,新兵营的生活也很差。当然,那时候我们是不明白什么叫艰苦的,也不知道艰苦就是从吃腌制的雪里红开始的。但是看到河南的小个子班长吃的津津有味,人地生疏的我没有表现出不满意,心里怀着“挣口气”的原始想法,开始了艰苦朴素的军营生活.......   
   谁都知道新兵训练苦,这件事情经过了我的检验——新兵训练确实苦!由于训练的量很大,而且伙食团的标准给新兵定的并不高,所以,我们一帮新兵的饭量实在是大的很。一班有个绵阳安县的小个子叫李敏,他创下了个早餐纪录是一顿吃了9个馒头(班长们一般是吃两个),而且他还要带两个到训练场吃(不过这是违反规定的,开始没有获得班长的批准,被搜出来后还罚了站,不过后来看他实在吃不饱也就默认了)。由此可见我们的活动量有多大。当然,后来的很多事情证明每天可以跑断腿的几个五公里和别的体能训练都是必要的,如果没有了这些我们下了连队后是很难跟上久经沙场的老兵的。  
   还没有到三个月,我们终于盼到了受衔(那是我们作为正式军人的象征,不然我们就和那些大街上穿迷彩到处逛的社会闲杂人员无两样了)。耐心听侯营长叫自己的名字时,心里紧张莫名。当我庄严宣誓,拿过自己的帽徽,领章和军衔的时候,这两个多月来所有的心酸和委屈苦累都忘记的一干二尽了,心里只有激动和兴奋,暗自再把那句“挣口气”来复述了一遍。  
   下到了老连队,真正的挑战来到了。以前以为下了连就好玩的想法被无情的现实击碎。所有的老兵个个都有自己的本领,以前在新兵连里稍有出色的也没有了色。跑五公里时要老兵拉自己跑,每天讲评的时候,需要努力的总是我们几个新兵....所有这一切无疑是对我们自信心的最大打击。没法,苦练呗,谁叫咱新兵呢?当然,努力是有回报的,后来一般的新兵都可以跟的上老兵的步法。不过,有一个人是永远都让我们跟不上的,那就是一排长毛龙——军区五公里比武的第三名,据说他状态好的时候比第一名的成绩好,不过那个时候没有到比武的时间。

  2000年初,同三高速大雪。凌晨天还没亮,我们被哨声集合连队门口,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次救灾。连队通讯员背的电台里随时都传来各种各样的命令,驾驶员把无数的汽车开到了马路上发出了巨大的轰鸣,满耳朵的都是嘲杂但有序的集合报数的声音......随着登车的口令,我们坐上了货车的后箱,顶着凛冽的寒风开始向高速公路进发。坐在车箱里,老兵们都在抓紧给自己没睡完的觉找损失,新兵们却兴致高昂的看着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超长车队,欣赏着自入伍以来就没有见过的城市景色,虽然百姓都没有起床,但是我们一样看的津津有味。不过,戴的滑冰帽和棉帽子,穿着的棉衣棉裤绒衣绒裤棉大衣棉手套给我们提供了约半个小时的温暖后,我们开始感觉到了北方冬天的威力,让我们不得不几个新兵挤得紧些,相互取暖,而老兵们却瞌睡依然。   
   到了地点后,我们开始点名,分工,以班为单位带出完成任务。我们脱掉棉手套,用铁锹和十字镐代替了钢枪,开始和厚厚的积雪与狂风战斗。在十五分钟后,路边多了一排棉大衣,半个小时后,已经见不到人戴棉帽子了,只有滑冰帽在头上冒着热气,大家无暇休息,休息意味着放弃,意味着寒冷。战斗到中午,最可爱的人——炊事员送来了饭菜。打开保温桶,热气腾腾的猪肉炖粉条散发着诱人香味,老兵发扬风格让新兵先吃,班长要求在5分钟之内吃完。打饭的时间,我发现所有人的眉毛和胡须上面都结着冰珠——看来真是冷啊!!我端过碗来还没有吃,一阵风刮过来,吹起的各种垃圾都到了碗里,不过,还是顾不了那么多,饥饿在一瞬间袭来,让我已来不级讲究卫生。就在这时,一个四川牌照的车吸引了我的目光——这个时候看见老乡多么让人动心啊!!不过,他并不知道这群绿军装里有他的老乡,很快开走了,我对他行了个注目礼。在我碗里还有大半碗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饭已经不可以吃了,被风吹的和碗连在一起,筷子竟然掇不动,硬的象块石头,看看旁边的老兵,已经吃完准备干活了。  
   越到后来,被车辆碾压的积雪越难清除,不过我们的工作却越轻松,地方掉来了大型机械,而我们成了辅助作业。工业的力量再次得到了展示,到了天黑时,我们的任务终于完成。在回去的路上,我们唱着革命歌曲,看着公路两边比我们车顶棚还高的战斗成果,气氛高昂……当回到连队食堂,坐在凳子上吃着可口的饭菜,感受着暖气的温暖,心里却不由的感慨万千.......

   如今,退伍7年的我想到当初的那段难忘的岁月,泪水总是在眼里打转。毛排长,刘排长,指导员,连长,部队解散后你们都去了哪里?我亲爱的战友们,四川的李敏、王辉,河南的贾景山,河北的李嘉兴,重庆的秦世廷……你们在哪里?我想你们啊!!日日夜夜的想...... 

六五四五三部队五营十三连老兵退伍纪念照2001年1月29日 

作者:duujie 来源:

共有评论 6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23军战友网(www.23jun.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全联盟 黑ICP备:11000261号
  • Powered by 23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