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战友资讯 >> 内容

23军69师205团骆宝根---入朝参战记事

时间:2017-4-1 13:47:01 点击:873

  核心提示:入朝参战记事:防空洞成水池 深处没过小腿肚2010年11月10日 14:16 来源:钱江晚报 1952年9月,我随所在部队23军69师205团入朝参战。9月5日傍晚,部队通过鸭绿江大桥,进入朝鲜,开始了向三八线前进的千里长途行军。为了防卫敌机的轰炸,部队都是夜行军,一般是傍晚五、六点钟出发,到凌晨一...

入朝参战记事:防空洞成水池 深处没过小腿肚

2010年11月10日 14:16 来源:钱江晚报

    1952年9月,我随所在部队23军69师205团入朝参战。9月5日傍晚,部队通过鸭绿江大桥,进入朝鲜,开始了向三八线前进的千里长途行军。为了防卫敌机的轰炸,部队都是夜行军,一般是傍晚五、六点钟出发,到凌晨一、二点钟宿营。我当时在205团3营9连当文化教员。有一天晚上,部队要翻越一座大山,据朝鲜族的向导讲,这座山叫摩天岭,上下有几十里。那天部队一出发就下起了雨,越到山上雨越大,天气也越来越冷。原来计划是翻过山后再宿营,但我们刚到达山顶时,上级就下令就地宿营。

    由于下着大雨,我们找到了一个防空洞,连部、炊事班和一个排都挤了进去。这个防空洞很大,里面像一个大厅,还摆着不少空的汽油桶。当时的防空洞不像我们后来停战后为朝鲜建造的坑道,都用钢筋水泥浇注,而是简单地用就地取材的木材支撑一下。所以外面下雨里面就不断滴水,再加上洞口倒灌进来的水,洞内像一个水池,深的地方水没过小腿肚。

    在这样一个“水池”里,不用说解开背包睡觉,连背包和枪支弹药也无法从肩上放下来。好在周边有不少的汽油桶,它的高度正好是我们背着背包的下沿。于是我们就靠着汽油桶,把背包和枪支搁在汽油桶上,使我们负重的双肩得到了放松和休息。就这样,我们人站着,脚泡在水里,背包搁在汽油桶上睡觉了。由于连续夜行军的疲劳,我们都呼呼地站着熟睡。

  第二天一早,一批朝鲜人民军进来,惊醒了熟睡中的我们,这时我们才知道,这个防空洞原来是朝鲜人民军的一个地下汽车修理厂和加油站。

  在“千里行军”中,为了保持部队的体力和不中断给养,一般连续行军一周左右,就有一个大休息。所谓“大休息”,就是凌晨一、二点钟到达宿营地后,不是当天,而是隔天傍晚才出发。

  我们的宿营地大都是可隐蔽的山坡林地。丹东出发前,每人发了一件多功能雨披。它实际上是一块1.6米左右见方的雨布,四个角都有一个圆孔,每边都有可抽动的绳子。下雨时,只要将一个角的两边绳子一抽紧,就可变成一件无袖雨披。野外露营时,一般都是三人组合,将一块雨布铺在地上,将另两块雨布串在一起,用绳子固定在树枝和地面,三块雨布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三个人就睡在底边这块雨布上。宿营前,为了防止蛇虫的侵入,我们都会把帐篷周边的环境清理一下,清除一些杂草枯枝,我们还会在帐篷的上方和两侧简单地挖一条排水沟,以防雨水的流入。

  我们入朝时正是秋季,山坡树林中的野花很多,虽谈不上奇花异草,却也多彩多姿。在清理帐篷环境和挖排水沟时,我总会把一些野花小草移到水沟的外侧,有时还有意识地到其他地方移过来一些花草,种到我们帐篷的两侧。战士们经过我们连部的帐篷时都会说:“嘿,真漂亮,像个小花园啦!”是啊,我们的帐篷周边的确很美。虽然,这不是我们长居的营地,从宿营到再次出发,也只有30多个小时,但在长途跋涉中,能在一个地方呆这么长时间也不易啊!为什么不美一下呢?

  至今不能忘记入朝的第二年,也就是1953年的3月18日那天,我因有事要到团部政治处去。一般情况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我们都在天蒙蒙亮就下山。由于那时我年纪轻贪睡,加之坑道里白天夜里一个样,当我醒来时,太阳已经很高了,副指导员对我说:“小鬼,‘黑寡妇’已经出来了,明天起早去吧,我叫醒你!”

  副指导员说的“黑寡妇”,是美军的炮兵校正机,它机身不大,全身漆黑,总是单机出来在我们阵地上空缓慢地盘旋,看到目标它就用当时十分先进的无线电技术把信息告诉大山后面的美军炮兵,对目标进行炮击。在炮击过程中,它又不断传递信息,不断修正炮兵的弹落点。由于它总是单机出来活动,机身又是全黑,所以我们部队都厌恶地叫它“黑寡妇”。

  对于副指导员的提醒我却不以为然地说:“又不是大队人马,它炮击我一个人还不够本哩!”说着我就匆匆地沿着交通壕下山了。山脚下叫逥龙洞,是一小块平地,周围一群小山,挖了不少猫耳洞,是我们部队弹药和粮草供应点,我们经常晚上下山来背各种供应品上山。

  我小跑到山脚下,就感到情况不妙:各个阵地上都有一、二个人下山,到山脚下就汇成一支十二、三人的队伍了。这正是美军炮击的好目标,我这种预感马上变成了现实,瞬间,炮弹呼啸而来,接着是炮弹落地的爆炸声。

  我当兵虽然四年,但自己作为敌人炮火的追踪目标还是第一次。我想起老同志曾说过,第二发炮弹绝不会再落到第一发炮弹的弹坑。这样,我听到炮弹呼啸而来,就卧倒在地,听到炮弹落地后,就起身奔向刚才的弹坑。由于没有经验,开始起身太快,我在奔跑中弹片还在嘘嘘地乱飞,一两次下来,就摸到时间差了。就这样,一排排炮弹在追击我们,我们不断卧倒、奔跑,奔跑、卧倒,向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奔去,最后一直跑到小山边储存物资的猫耳洞。

  进了猫耳洞之后,我全身摸一遍,除被石头擦破一点皮外,没有被弹片伤着。那天到团政治处已经快十点了。团部俱乐部主任吴苏同志听了我讲的情况后,幽默地对我说:“小骆子,你真运气,一大早‘黑寡妇’就教你与炮弹跳舞啊!”

    数十年后,当我讲起这次遭遇时,战友们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呀!”是的,现在的幸福不正是无数先烈包括在朝鲜战场上流血牺牲的战友们浴血奋战的结果吗?

 

作者: 来源: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23军战友网(www.23jun.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全联盟 黑ICP备:11000261号
  • Powered by 23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