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战友资讯 >> 内容

追忆我们的袁科长

时间:2017-5-18 9:13:53 点击:345

  核心提示:今年(2011年)的10月6日,是我们23军67师政治部宣传科的袁文楼科长不幸逝世一周年的日子。虽然我在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也打算为老科长写一点纪念文字,可是因为有一件事必须快办,只好集中时间、精力先完成,其他事暂时都放下了。 那件事刚刚干完。现在,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追忆我们的袁科长。 实际上...

今年(2011年)的10月6日,是我们23军67师政治部宣传科的袁文楼科长不幸逝世一周年的日子。虽然我在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也打算为老科长写一点纪念文字,可是因为有一件事必须快办,只好集中时间、精力先完成,其他事暂时都放下了。
       那件事刚刚干完。现在,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追忆我们的袁科长。
       实际上,我对老科长的了解不是很多。在我的印象里,六七十年代,我们的脑子太简单了,每天所想的事情,主要是怎么完成部队、领导交给的任务,其他的事情,例如别人的历史、别人的家庭、家长里短等等,很少去动脑子打听、思考、传播。特别是怎么和领导走得近乎一点、搞好关系,头脑里没有这个概念。袁科长的家,就在师部大楼前面100米,却一次也没去过。那时,个人买不起照相机,想照个像是很难的事,可是我们宣传科就有报道组,编制有专门的摄影干事,也不缺照相机,即便如此,那时候我和袁科长也没有留下一张照片。
       所以,此文追忆的,仅是我亲历的和袁科长直接交往的几件事。

       袁科长是湖南人,是抗日战争时期入伍的老兵,当然为中国的民族独立、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贡献。
       1969年3月发生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反击苏军入侵乌苏里江的我国珍宝岛,我们67师的201团、200团的2个连等单位,直接参加了3月15日、17日的反击作战和之后的争夺那辆苏军T-62坦克作战。我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68位战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胜利地捍卫了祖国的神圣领土和尊严。袁科长也参加了这次作战,只是那时我在我们连队重炮连参战,而且只是一个战士,不可能了解袁科长参战的事迹。但是2008年,在苏州的我们宣传科的刘科长,给我寄来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袁科长和刘科长1969年春天在珍宝岛4号阵地的合影,旁边是战士们用白桦树枝摆成的字“打倒苏修”。这是当年我们全体珍宝岛参战者的决心和誓言。
1974年我从重炮连调到了宣传科,担任理论干事,主要任务是负责师党委中心组的理论学习,有时做一些马列6本书的辅导,有时参加常委的学习讨论做记录。这时,就在袁科长直接领导下工作了。这年初,师里在牡丹江铁岭河营区举办了两期营职干部读书班,我负责讲解、辅导《哥达纲领批判》、《国家与革命》两本原著。袁科长认真抓这个班的学习,两次让我试讲,他提出改进意见,以保证质量,不出差错。我亲身感受到,袁科长不仅重视普及马克思主义理论,他本身的理论功底就很厚实,同时也了给我许多实际的指导和帮助,使我较好地完成了这次的办班、辅导任务。
       1974年八九月份(准确时间记不清了),我从牡丹江师部到了67师珍宝岛前线指挥部政工组工作。从1969年3、4月完成珍宝岛作战到1975年,我们67师一直担负着珍宝岛地区的作战、战备防务,3个团轮换,这个时候是我师的199团驻守在珍宝岛。我到珍宝岛前指后,随同师里李万平政委在靠近乌苏里江边的一个连队蹲点,搞一个主题教育。记得,连队打渔点从乌苏里江打到了一条20多斤重的大马哈鱼,送给李政委带回五林洞的师部去。李政委说:马上送到炊事班做了,全连都吃。
       袁科长这时也在师前指政工组,和我们一起住在五林洞的简易房子里。平时我们工作很忙,主要是写材料多,抓典型多,讲用会多,下连队蹲点搞教育多,所以一份接着一份地写材料,熬夜、打通宵是常事。我们宣传科常说的一句话是:“写‘胖’了别人,累瘦了自己”(‘胖’指别人讲用、成了先进典型,可以提干、立功、提升。而讲用的文字材料是干事们熬夜给写的)。的确如此。
       有一天是周日,袁科长说:你们到山上采蘑菇、木耳、黄花菜,通信员到二类灶买肉和酒,我出钱,我们休息休息。珍宝岛山上的蘑菇、木耳实在太多了,我们很快采了一大筐。把两个脸盆洗净后,炖了满满两大盆,真香!再加上有酒,大家吃得、喝得高高兴兴。
       在休息时间,我们喜欢玩扑克“拱猪”,这更是袁科长的喜好,而且必须他赢了才让结束,否则不准散伙。我们抓住这个特点,串通起来不让他赢,这样大家可以玩挺长时间。打牌不赢,袁科长特别较真、着急,差不多每次都和我们争吵——真是上下级同乐,亲密无间啊!

       1976年袁科长转业了,安排在一个大厂——南通锅炉厂任党委书记。这一年我调到了北京。此后,我们几十年没有机会见面。2010年4月,我在淮安参加完一个会后,直奔南通,一定要看望袁科长,邀请老科长全家到饭店吃个饭。科长说:你到家里来吧,不在外面吃饭了。
       那天,我们见了面都很激动——34年没见了!
       我们谈了很长时间,也说到了身体情况,科长只是淡淡地说:身体不是很好。我以为83岁的人了,“不很好”也正常,只要“好”就行,就没细问。实际上,那时已经发现有癌了,只是他们没有明说,我也没往那方面想。
       过了6个月,2010年9月30日,我们200团重炮连——人民的好儿子、感动中国人物刘英俊生前所在连——的战友们在常州聚会,我们23军的老军长黄浩军长(珍宝岛作战时任67师的师长、珍宝岛前指的一线指挥员)也到会了。我告诉军长:我4月份去看望了袁科长。黄军长马上说:你给袁科长打个电话,我问他好。我当即打给袁科长的女儿,她说:我爸爸正在重症监护室里,已经没有意识了,不能说话了!
       我愕然!此前我不知道袁科长得了重病。后来,只过了短短五六天,离我们见面也不过半年时间,尊敬的袁科长就与世长辞了!
       2011年春节前,我想到袁科长去世不久,又到春节,阿姨的心情一定会难过。所以,我委托南通军分区的一位领导,去家里看望了阿姨,致以军人的问候,使她得到一些部队同志的慰藉。
袁科长曾说:我们宣传科出了3个正X级干部,他们都来看我了。
       老人啊,即使曾经叱咤风云、功勋卓著的老人,到了晚年,吃也吃不动了,走也走不动了,他们别无所求,把一切都看淡了。其实,在他们的心底,还是存有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小小的希望,就是希望人们能够记得他!
       记得他,看望他,在他心里,就是莫大的慰藉!
       看望,必须赶早、抓紧!
       我庆幸,半年前,我看望了老科长。
       仅仅半年啊!

  1.        愿尊敬的袁科长在天堂安息!我永远铭记您,怀念您!

作者:千秋雪 来源: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23军战友网(www.23jun.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全联盟 黑ICP备:11000261号
  • Powered by 23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