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军营生活 >> 内容

《烟云》之:他们叫我李技工和“李继公”

时间:2017-6-19 10:28:05 点击:756

  核心提示:我当兵时部队首长们对我很关心和照顾,开始当电台报务员,每天是背密电码和收、发电报工作。一天,团政治处干事陈良浩来看望我,与我谈心说,首长看见你征兵登记表上填写爱好无线电,所以就叫你干这行的。我说无线电不是发电报,是安装,修理收音机。我还说文革停课闹革命那几年,我就在家学习无线电技术,还自装一台四管超...

我当兵时部队首长们对我很关心和照顾,开始当电台报务员,每天是背密电码和收、发电报工作。一天,团政治处干事陈良浩来看望我,与我谈心说,首长看见你征兵登记表上填写爱好无线电,所以就叫你干这行的。我说无线电不是发电报,是安装,修理收音机。我还说文革停课闹革命那几年,我就在家学习无线电技术,还自装一台四管超外差式半导体收音机。其实我也就随便说说,汇报一下我入伍前情况。可是,没几天就通知我去哈尔滨23军通信技工训练大队,学习修理无线电台.

相片描述:训练大队全体合影。黄志忠(119团)、王维田(201团)、罗中贵(67师炮团)、孙连财(202团)、邹玉林(69师部)、于保正(206团)、王书义、胡铁汉、汪中家、史久瑞(军部)、任建华、邹绍安(兵团)、马凤军(207团)、程福堂(69师炮团)、等。

我们这批通信技工学员来自各团以上部队,20多人,大多是从农村入伍的新兵,文化水平普遍很低,入伍前很少有人懂无线电知识。我在学员中学习成绩优秀,结业时还获得嘉奖。回到连队后,当时有位长我两年入伍的同行李洪涛,大家都称他“李技工”,管我叫“小技工”。可不久大家看我技术水平挺好,就又称我“李技工”,改称李洪涛“老技工”。技工名称是我的行业职务。我们的工作就是对全团通信设备进行维修,每年也参加一次全军巡修。

  我在通信连,驻守珍宝岛358高地。我们连的无线排,装备有几十部2w和0.75w背复式电台。战斗没打起来时,这些电台只许开机接收信号,而决不能发射信号,因为一旦发射信号,敌人就能根据电台信号,测量计算出部队的位置,又可根据测出的电台功率,推算出兵力情况。所以那时敌人侦察我方,只有派特务过来和时常用直升飞机盘旋在我们上空进行侦察。


珍宝岛地区冬季特别寒冷,夏季又非常潮湿,电台又由于长期不发射,电台设备和使用者在打起仗来,能否发挥作用?都是未知。为解决存在问题,1971年5月前线指挥部命令,我连无线排分两批到内地训练,确保打仗时技术过硬,通讯畅通。命令下达后,前线指挥部派汽车将我们受训人员,拉到了百里外的迎春镇生产建设兵团33团18连所在地。我们一下汽车,打前站的上士跑过来报告连长何远顺说,兵团18连那面有几百人准备欢迎呢,我向他们介绍了,你是刘英俊生前战友。这次来训练的人员中,还有珍宝岛李福春烈士的弟弟李技工。连长一听马上要求我们将行李等物品先留车上,只背武器,集合队伍整装出发。连长在前,稍后是排长和司务长,他们三人都斜挎着54枪管的51式手枪,后面是数十人的每人都背一部电台,直立的天线高过头顶,人人那神气劲真像电影里的几十个“王成”出现在眼前,队伍最后是我和卫生员罗宝根,卫生员斜背的皮箱,还有个“十”字符号,可我斜背的工具皮箱上啥都没有。当时我那心情好寒酸。我们的队伍高唱着“通讯兵”军歌,走入了18连一条只有百余米的正街上,道路两旁人群挥动双臂鼓掌欢迎,注视着我们队伍潇洒雄姿,竞没一个人看我,好像我是多余人。突然,广播嗽叭呼喊起来,说我们是英雄刘英俊部队,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刘英俊战友何远顺连长,走在队伍最后的是珍宝岛李福春烈士的弟弟,接枪入伍,改名叫“李继公”,就是继承烈士遗志,大公无私,为共产主义奋斗。我一听愣住了,我怎么改名啦?这时欢迎的群众目光一下都集中到我身上,我一看那敢怠慢,马上挺胸拔步紧随队伍前进。

  紧张的军事训练开始后,我在完成维修电台本职工作外,时常给老百姓修收音机,他们都亲切叫我“李继公”。一次建设兵团在团部演露天电影,我们和附近有几千人都来观看,电影刚放映一会儿突然有影无声,放映员急得滿头大汗。我见此情景过去帮助检修,原来是一只双三极电子管,有一半烧断灯丝,更换后就好了。建设兵团一位同志用修好的扩音机呼喊,是解放军同志给修好的,他的名字叫“李继公”。这一下我的“李继公”名字又扩大了范围。从此,连队战友们称呼我是“李技工”,而地方同志称呼我却是“李继公”。以后给我写信也是“李继公”收。

2009年珍宝岛自卫反击战胜利40周年纪念活动时,我又重返昔日战场珍宝岛。这期间,我专程驱车到迎春镇,寻找生产建设兵团33团18连。正当我迷途之时,路旁站着的一位中年人招呼我“李继公”,我赶忙过去寻答:“39年过去了,你还认识我吗?”“只有眼睛还像一点!”

在他的帮助下,我见到了当年英俊青年、刚复员回家乡的食堂炊事员徐庆福,又见到当年铁姑娘的原18连付指导员,我们一起照像,追忆起往日烟云。

我要给铁姑娘照像,我随他到家里,他站在炕上对我说:“我们是老毛的人,要照像就给我和他们一起照一张吧。你回去后千万要给我寄来。”

是啊,1960年左右是他们这一大批山东、四川等地的女青年,响应党的召唤,来到“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北大荒,与刚从朝鲜战场走下来,就地转业开垦这百里无人烟的北大荒战士们一起......。于是:干柴烈火遇知音,同甘共苦结良缘。伐木盖房立家业,父垦儿承今粮仓。

中国的历史将永远铭刻他们的功绩!

他们给我回音了:“照片收到了,谢谢李继公”。

作者: 来源:无名高地的博客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23军战友网(www.23jun.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全联盟 黑ICP备:11000261号
  • Powered by 23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