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军营生活 >> 内容

这张珍宝岛作战立功喜报哟

时间:2017-6-22 8:59:14 点击:454

  核心提示:2014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7周年纪念日。2014年3月,是共和国历史上著名的珍宝岛自卫反击战胜利45周年。在军人的节日——建军节之际,眼前的这张珍宝岛作战立功喜报哟,使我的思绪不由自主地飞回到45年前参加的那场光荣的战斗。 那是一场反击苏联军队入侵、捍卫中国神圣领土的激战,那是一次我...

   2014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7周年纪念日。2014年3月,是共和国历史上著名的珍宝岛自卫反击战胜利45周年。在军人的节日——建军节之际,眼前的这张珍宝岛作战立功喜报哟,使我的思绪不由自主地飞回到45年前参加的那场光荣的战斗。 那是一场反击苏联军队入侵、捍卫中国神圣领土的激战,那是一次我个人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面对生死的考验,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艰苦岁月,那时一次大长中国人民志气、打出了国威军威的胜利之战。经过1969年3月2日、15日、17日三次大规模的激烈战斗,以及此后争夺苏军那辆被我击伤的T-62型坦克、排除苏军在珍宝岛上埋设的地雷等战斗,我们打退了苏军的入侵,守住了珍宝岛,没有丢失一寸祖国领土。
  迄今,我仍然认为,我参军到部队刚满一年,就响应祖国的召唤,勇敢地走上珍宝岛战场,直接参加了保卫中国神圣领土珍宝岛的光荣战斗,实在是机遇难得、荣幸之至!
  参加珍宝岛作战,我们重炮连的炮阵地设在135.0高地,距离珍宝岛和乌苏里江的直线距离是3000多米。我们连进入阵地之前,苏军的许多炮弹打到了我们的135.0高地周围,二三十公分粗的大树炸断了不少,黑乎乎的弹坑打在中国白白的雪地上,就像打在我们军人的身上、心里,非常刺眼、刺心,每一名军人都对侵略者充满了深仇大恨,渴望用我们亲手发射的炮弹,狠狠回击侵略者。所以,我们连占领阵地后,立即争分夺秒地构筑炮阵地,但是当天午夜时分,炮阵地还没构筑好就接到了开炮的命令,我们立即利用简易阵地发射炮弹,把携带炸药包企图炸毁那辆T-62型坦克的苏军十多人的工兵小分队打了回去。接着,我们七天七夜没有睡觉,终于完成了构筑阵地的任务。与此同时,我们多次执行发射任务,共发射了100多发炮弹,掩护步兵战友于5月2日(据权威的《当代中国军队的军事工作》记载)把那辆坦克拖上岸,以伤亡20多名战友的代价,终于把它缴获到了我们手里。现在,那辆坦克作为苏军入侵我国珍宝岛的铁证,陈列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向世人展示。
   1969年4月初,我们(主要是炮兵部队、分队)又接到紧急备战“03号行动”的任务。所谓“03号行动”,就是集中使用炮火,回击苏军挑衅,给以重大杀伤的战斗。我们当时就知道,“03号行动”作战是周恩来总理赋予的任务,但对周总理具体怎么指示的不清楚。当时的战场情况是:我军在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取得胜利之后,苏军不甘心失败,经常制造摩擦,进行武装挑衅,仅1969年4月3日0时10分至17时58分,苏军就向中国境内打炮406发。我在战场上亲眼所见是:虽然3月份的几次大规模战斗结束了,但4月、5月,珍宝岛还是苏军的炮声“隆隆”,机枪“哒哒”,直升飞机在边境线上、在珍宝岛上空轰鸣,形势仍然处于随时可能发生战斗的紧张之中,我们随时准备投入作战。
  从现在披露的文件我们具体了解到,为了回击苏军的疯狂挑衅,周恩来总理于4月3日给毛泽东主席写信,提议:“调整我火炮位置,对准敌沿岸炮兵阵地和倒灌流坦克和装甲车隐蔽场所,待敌连续炮击几日后,采取突然回击一次,给以重大杀伤,并发表我方抗议文件。”毛泽东同意了这个提议,批示:“可以”。
  于是,一些大口径火炮调到了珍宝岛战区,一些火炮调整了阵地位置,以便能够使射程更远。我们连加固了炮阵地和弹药掩蔽部,覆盖了一米多厚的木料和砂石;我们的每门炮准备了2个基数的炮弹,部分炮弹已经把引信与弹体结合在一起了,随时都可以装填、发射。那一段时间,确实处在临战前的紧张气氛当中,有几次上级下达了“进入阵地”的命令,随时等待“装填”、“发射”的口令;连队的侯才云指导员几次站在炮阵地前进行简短的临战动员,高喊“共产党员们!共青团员们!革命战士们!祖国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我们要反击侵略,坚决完成战斗任务!”后来,由于战场情况发生变化,这次已经准备充分的“03号行动”没有实施。但是,保卫珍宝岛的作战和备战“03号行动”,使我在战场上经受了严酷的生死考验和锻炼。我抱定了决心:为保卫祖国而死,无尚光荣,我随时准备献出我的一切!我在战事紧张时刻写的一封信中,充分表达了慷慨赴死、不怕牺牲的思想准备。
  大约1969年4月下旬,前线部队布置评功评奖工作,表彰在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中涌现出来的功臣模范,给他们记功、授奖,以便更好地弘扬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激励战斗意志,做好战斗准备,更好地完成后续作战任务。
  由于是第一次评功,又是评战功,大家都没评过,更没有经验,所以卡得很紧、把关很严,我们连120多人,只评出3人记三等功,他们是:李俊贺连长、我、1969年刚入伍的14岁的小战士魏艾兵。大家评我立功,主要是肯定我在作战中不怕苦不怕死,完成任务突出,担任4炮手(弹药手)精心维护和准备炮弹,每次开炮都保证了战斗对弹药的需求;构筑炮阵地和掩蔽部,不顾天寒地冻,即使感冒发烧也坚持工作不肯休息;备战“03号行动”时紧急往阵地运送、储备弹药,不顾疲劳坚持到底,等等。1969年5月3日,我参加了珍宝岛前线636部队在358高地举行的庆功大会,会上宣读了立功的单位和个人的名单,首长讲话号召向立功的同志学习,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坚决反击侵略,坚决保卫珍宝岛,让祖国人民放心!庆功大会给每个立功者发了一件奖品:一本《最高指示》(毛主席语录)。贴在语录扉页的一张纸上用红字印着:“赠给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的功臣,636部队庆功大会,1969.5.3”。虽然这只是一本小书,但我把它看作是对自己参加珍宝岛作战的最高奖励,看作是一件最珍贵的奖品!我至今仍然珍藏在手,经常用来勉励自己。
  第一次评功后,有一次,我们67师的朱平副师长来到我连检查战备工作,当他听说我连120多人参战只有3人立功时,就指示说:评功不是评选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立功特别是战场上立功,只要一项作战任务完成得好,有贡献,就可以立功。由于朱副师长指导、启发,1969年6月份进行第二次评功评奖时,我连有10名同志立了个人三等功,3个班立了集体三等功,立功人数多了一些。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立功运动,是华中野战军第1师第1旅第2团,在1946年8月创立的,后来推广到全军部队广泛开展立功运动。巧的是,这个当年的1师1旅2团,就是后来我当兵时的老部队200团,200团是解放军立功运动的创立者。立功运动作为我军为祖国为人民创建功劳、争取荣誉的群众性运动,是军队思想政治工作的有效形式,受到部队官兵的重视和欢迎。我看到,珍宝岛参战部队开展的评功评奖工作,发挥了强大的精神力量,它极大地激发官兵勇敢作战、积极向上、创造佳绩的积极性和荣誉感。我立功与大家一样深感光荣,深感自己没有辜负党的培养教育,完成战斗任务、做好工作的力量更大了。
  珍宝岛立功的事过去5年后,令我没想到的是,1974年初的一天,团里通知我到团政治处领取补发的《立功喜报》和《立功证书》。前些年由于国际形势、边防形势紧张,部队任务繁重,换防、调动频繁,1969年立的功,直到这个时候才把喜报和证书发到我的手里。我看到,《立功证书》上的立功命令编号时间是“1969年8月1日”;在“简要事迹”栏写着:“六九年在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中,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彻底革命精神,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立功喜报》上写的是:“白石亮同志,在六九年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中,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彻底革命精神,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特此报喜。”团政治处领导说:“按照规定,《立功喜报》应该寄给你的家乡珲春县武装部,由他们送到你家交给你的父母,还要广泛宣传表彰你的事迹和贡献。可是现在过去这么多年了,只好你自己收着了。”
   “崇尚荣誉”,是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是我军的强军目标。有幸参加45年前的珍宝岛作战并且在战场上立功,这是我军旅今生最有意义的经历和荣誉,它一直激励着我献身使命,报效国家,努力工作。无愧地说:我做到了!1969年在珍宝岛作战立功后,1976年我恋恋不舍地离开英雄的老部队23军、67师调到北京工作。在北京军政大学、军事学院、国防大学,与野战部队相比,这是一个全新的环境、全新的任务,全新的要求,但我没有忘记野战部队敢打硬仗、勇于承担的品质,规定自己要“国家为上、事业为重、清廉为人”,仍然兢兢业业,积极上进,未曾懈怠,1984年在工作中再一次荣立三等功,2001年又被评为国防大学“优秀党务工作者”。退休后,承担了中宣部组织的迎接十八大的电视片《科学发展铸辉煌》和庆祝建党90周年的电视片《誓言》的撰稿任务,出版、发表了一些专著、合著和论文,继续为研究、宣传党的创新理论做贡献。2014年7月1日,被北京市海淀区军休党委评为“五好共产党员”,保持了革命军人的应有品质。
  (作者白石亮:解放军国防大学正师职政委大校军衔)

 

作者:白石亮 来源: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23军战友网(www.23jun.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全联盟 黑ICP备:11000261号
  • Powered by 23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