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军史战史 >> 内容

奔赴大、小兴安岭扑灭森林大火

时间:2017-10-25 13:56:57 点击:645

  核心提示:奔赴大、小兴安岭扑灭森林大火按:现代【互联网】:对1961年6月,发生在大、小兴安岭的森林火灾;并无任何【网页】介绍和记载,更无当年“救火英雄”事迹的报导与描述!也没有那位战友:对那次难忘的战斗历程:进行过回忆!这批人都已“七十古来稀”的老者!我每天都要写日记;也是自己几十年的一种习惯。现在,把我的...
奔赴大、小兴安岭扑灭森林大火 按:现代【互联网】:对1961年6月,发生在大、小兴安岭的森林火灾;并无任何【网页】介绍和记载,更无当年“救火英雄”事迹的报导与描述!也没有那位战友:对那次难忘的战斗历程:进行过回忆!这批人都已“七十古来稀”的老者!我每天都要写日记;也是自己几十年的一种习惯。 现在,把我的日记本中的《回忆录》;以【网页】形式展现于现代【互联网】上!请各位老战友看见!能加入其中!回忆那段难忘历史!扬我军威!为我23军73师217、218、219团、炮团;这支举世文明的老红军部队;在他的辉煌的军史上填补、添加光辉新的一页! 在现代【互联网】上:得到如下信息: 1958年3月第23军撤离朝鲜,回国后该军驻防黑龙江哈尔滨市香坊。1960年代初,该军参加了大庆石油会战。 1961年6月,参加大、小兴安岭扑火;由于老天爷下了一场大雨,扑火英雄凯旋归来!(原60年代,219团代号9957部队哈尔滨市到郊区香坊;有一条公路,219团在公路左边,217团在公路右边,1961年国防部罗瑞卿参谋总长;来过217、218、219团视察,接见了部队官兵;还品尝了炊事班做的【四川泡菜】!当时,连队大部分士兵都是四川人)。 1966年3月,该军战士刘英俊为保护儿童,勇拦惊马而壮烈牺牲。 1969年3月,第73师一部参加珍宝岛战斗,第217团1营营长冷鹏飞。根上面加注相同;该军73师有217、218、219团,和上面的报道相符合,对上号了:1969年,仍然是一样的部队番号217团;其时,我在长春空军第九航空学校任无线电教员。 第217团1营营长冷鹏飞和1连副连长王庆容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1969年12月,全军重排番号,第73师改称第68师。  第23集团军属沈阳军区,军部驻黑龙江省会哈尔滨。该军属于乙类集团军,主要任务是中俄方向的防御作战,下有67、68、69步兵师,和独立防空炮兵旅、地炮旅。 与其他乙类集团军不同的是,第23军有一个陆航直升机团,不过该团直属总参陆航局。 现任军长是粟裕之子粟戎生,巧合的是,第23军的前身的新四军1师师长就是粟裕,子继父业,担任同一支部队的首长,这在解放军里可能不会有第二例了。    奔赴大、小兴安岭扑灭森林大火 1961年6月,哈尔滨香坊孙家屯219团驻地;异常平静!一上午的战术训练结束;战士们吃过午饭,各自躺在自己的铺位上;睡开了午觉! 6月1日,中午,我们全班战士刚躺下;副连长叫醒了我,同连舖挨着睡的副班长,要他去伙房烙白面大饼,还没有惊动全连其他战士。 当时,我们睡足了午觉;战士们都起床了!连长叫通信员吹响全连集合口哨!有的战士还在伸懒腰;不知道怎么回事?全连在连部空地整齐排好队:等往连长宣布命令! 因为,黑龙江省大、小兴安岭发生森林火灾;为扑灭森林大火,全团和其他兄弟部队,紧急行动接受这次战斗任务! 战士们赶紧打背包;每班只带三枝枪,个人被子、皮大衣,水壶、扝包、雨衣、牙刷、毛巾、解放鞋;必须带!足有三、四十斤!每人带了炊事班刚烙的面饼和咸菜,黄瓜、盐萝卜;全团指战员很快集合在团部礼堂大操场。 6月1日下午5时,由哈尔滨香坊孙家屯驻地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军!到达孙家屯车站。只见其他兄弟部队已经开始登火车;站台上停着十几节敞逢运煤车皮。车箱内还有残余煤灰;战士们顾不得许多,赶紧把背包放下,坐在靠车箱拦板的下面坐这样的火车开赴救火前线! 半个多小时,灭火部队登上了火车;火车一声气笛!开出孙家屯车站!经三棵树车站;很快驰过哈尔滨大铁桥;天已经慢慢黑下来!我们打开背包;先用雨衣舖在车箱板上。 虽然,东北已是六月天,农历五月初八;晚上还是凉嗖嗖的!战士们盖着被子;被子上面顶盖星空,睡了一夜! 6月2日,天刚亮;到了富拉尔基(沙俄时期,站名还带俄国佬的色彩)小车站:部队都下来换换风,活动一下!站台上有自来水龙头;刷牙,洗脸。小站很多叫卖的小姑娘、小伙子;手里拿着本地特产,要我们买他的东西。 1960年6月,入伍于空军长春第一航空预备学校;当飞行员时;在中学时学的是俄语,看着几个小姑娘手里拿着【苏联画报】在叫卖,我过去买了两本【苏联画报】!这【苏联画报】在当今;仍是珍贵“文物”,我保管了50多年,2012年4月,可惜给我处理掉了! 8点多钟,火车到了齐齐哈尔车站(沙俄时期,哈尔滨站名也还带俄国佬的色彩);这里是大站,休息十分钟。上车后,借着敞逢拉煤车皮;站在车箱可以浏览车外大兴安岭森林风光! 火车越往终点站嫩江开;沿途村荘越稀少,山不很高一片禄茵茵复着着,山上长满了筆挺的高大的东北杉松!杉松木质纹里坚实,漂亮!过去以至现代:制造客车车箱仍使用东北杉松!很好泡光,不用凃底色,刷上拉克漆就很漂亮! 6月2日下午3点,到达嫩江终点站;再没有铁轨铺进林区。我连事务长考虑在家带的烙饼、咸菜;经过近两天的行军;所剩食物不多了!连里在齐齐哈尔车站买了一些饼干、咸菜;到了嫩江,准备分发给战士们。 我们2营4连安排在嫩江林场小镇的一木板房内;隔壁是劳改农场劳改犯住所,指导员分咐大家提高驚愓!晚上吃的是黑面饅头,波菜汤;大家烧点热水汤汤脚,解开背包一个挨着一个睡下了! 6月3日早晨,连指导员下达战斗命令!进入林区任务、注意事项:每人扔掉所带被子,皮大衣带着,其他东西留在这里;仅量短小精干,以便进入林区,执行灭火任务! 准备就序后,改乘【解放】牌大卡车向林区挺进!灭火大军已经进入内蒙古自治区;少数民族鄂伦春族地区;找来了响导,让他带灭火大军进入灭火现场,森林大火是从草地烧过来的。 车子还是有限;每辆车子挤得满满的,一个挨着一个,没有空隙,没有伸脚的余地。 车子奔驰在大兴安岭的茂密森林边缘地带;人烟更少了。眼前展现的是一片黑水浸泡的,长满水草的沼泽地。越往前走;路也赽来不好走!汽车少不了陷进泥坑里;我们只好下来推车!行进速度很慢;在天将黑时:到达森林9站! 长长的灭火大军车队;在这森林9站补充能量,汽车加满油,战士们巅波了一天,炊事班升灶煮了一大锅大米稀饭吃,赶快吃完!全体战士又登上大卡车;继续往前挺进! 车队已经行驰在黑夜中;战士们由于一天的行军,在这像“儿时坐妈妈的摇蓝”似的行车状态中,人人都很累了!很快进入“梦乡”!由于黑夜行车;指导员不断提醒大家:不要太贪睡!小心车子颠簸!把你摔下车箱去! 6月3日,整整一夜战士们睡得迷迷糊糊!看不见周围的地标、森林、村荘;不时被指导员唤醒:前面有车陷进泥潭!整个车队停止前进!还得下来帮助推车!向森林火场已经挺进了3天3夜;战士们还没有赶到扑火现场!没有见到一点火星! 6月4日早晨,灭火大军到了一宿营地;汽车无法再开进林区:眼前是一片沼泽地!有点像“红军过草地”的艰难征程:这可就没有车坐了!要靠两条腿进行“长征”了!灭火大军那时也体验一下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味道!过草地!爬雪山!只好靠两条腿行军!继续向火场挺进! 下午4时,部队来到内蒙古自治区与黑龙江省交界的:《南翁河》!河水没膝深! 六月的大兴安岭林区;河水还是刺骨透凉!好在这次灭火战斗:没有女战士参加!全体指战员脱下军裤;光着屁股涉水过完《南翁河》!战士们看着大家光着屁股;乐得哈哈大笑! 过完《南翁河》,灭火大军到了森林12站;天气迷漫浓雾,打前仗的炊事班:早已架起行军锅在烧开水,热气腾腾! 热气加上老天的迷雾;已达到三歩见不到人影!炮团一位战士;由于几天的劳累:竞摇晃着身子,迷迷糊糊地踏进滚汤的开水锅中!双脚被开水汤得皮开肉绽!肿得像“芒锤”! 没有打上“森林火灾大老虎”;自己掛了“花”!退下了火线!在这茂密的原始大森林中:怎么救治!?自己干受痛苦!同班战友们还得送他出原始森林;回哈爾宾治疗脚伤! 网民们!没有到过大、小兴安岭原始森林的人们,你注意了! 在60年代:要想进入大、小兴安岭原始森林;你是不可能用一天“功夫”可以进去的!所以,得跑“接力赛”!隔一段路程建立一个森林站;加加油补充能量!灭火大军已挺进到12站了!眼前出现一幢一幢木板棚! 大、小兴安岭只有满山遍野的红松林!要建大城市的红砖水泥房:可以说“难于上青天”!因此,就地取材;就有眼前的一幢一幢木板棚! 3天3夜,战士们真的没有睡好觉;行车几天,车子颠簸利害,一下车个个脑袋都晕晕糊糊的!顾不得洗脸洗脚;不管“三七二十一”!解下背包就睡在木板棚内,有的马上打起了呼噜!睡着了!等到叫醒时;已经是当日下午1点了! 灭火大军已经接近前沿阵地!战士们领取了烙饼、饼干、咸菜;当时走得急!充干糧的袋子装不下!只好将裤子,把两裤脚筒扎紧;把干糧装进去!扛着行军! 部队指战员个个战斗激情高昂!有说有笑!不时唱起《三八作风歌》、《战士打靶歌》!激昂辽亮的歌声回荡在大兴安岭原始大森林之中! 这大概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一支雄壮威武之师进入:大兴安岭原始大森林之中! 灭火大军踏着整齐步伐行进在:大兴安岭原始大森林之中的、自己踏开的一条夹路!林间小鸟、野驴、小鹿、山鸡、东北虎也跑出来!唱着牠们的鸟兽歌!和这支不速之客:灭火大军进行“歌唱比赛”!活像一出万人音乐大师在合凑:雄壮辽亮的《交响乐》! 虽然,六月的东北;白天时间长夜短!却“日长夜短”!但一路走来;也不觉渐渐天黑!远处的太阳:像掛在天边的大红气球!红灯笼!很快就落西了! 天色已经很黑了;仍然行进在大、小兴安岭的山间大草原上。根本没有路可走!一高一低,泥潭处处不知何时出现!部队紧跟鄂伦春族响导留下标记:向前挺进! 但也少不了误踏进泥潭!踏进泥潭拔掉鞋子的事经常发生;只靠自己把鞋带扎紧!就怕不小心踏进齐腿深的泥潭!那就苦了!也有不小心陷进泥潭中去的!顾不了许多;照样前进! 带着、穿着的军装仅只有出发时的那套;没有可换洗的军装!由于行军慢慢地粘满一身泥巴的军装渐渐自然干燥了!再用手拍拍,揉揉也算很干净了! 摸黑走了大半夜,走出了这片草地;进入一片白桦树林中。战士们赶紧拣了一些干树枝、树叶烧起火堆;烘烤被打湿了的衣服、鞋子。白天行军,穿一件绒衣、军衣;可以过去!到了晚上就很冷;冷得战士们“牙子咯咯响”!打着寒噤! 战士们围着一堆篝火取暖,烘烤衣服;用树枝插进白面大饼内:放在火熖上烤热,还带点烤焦的一点香味吃着!忘了一天行军的疲劳!充充饥饿后,拣些干树叶、枯草铺在地上;盖着皮大衣,顶着“桦树林大雨蓬”睡觉! 我和副班长两人睡在一个地方;各人盖着各人的大衣,个子高盖了头又露了脚!战士们太累了!一躺下就成了“死猪”!直打呼噜! 已经是半夜入睡;美梦还没有做完,天已大亮!东北的夏天;三点半左右天就麻麻亮! 6月5日早晨,眼睛还在“发滞”;揉揉眼睛就起来了。行军路程更加艰难!行进在毫无人烟的原始大森林中;一会儿又要走过大片沼泽地:长满水草,水草丰盛,好在前面响导开路,指战员们跟随前进!免了踏进泥潭的危险!     图片:被称为“老等”的鸟类 草地上很多“老等”:也来欢迎灭火大军!鄂伦春族响导解释:这是一种水鸟;在这大草原上很少见着人影!你到牠跟前;牠也不会立刻飞走!战士们想捉牠几只;改善改善生活,拔去牠的毛,架起篝火把牠烤着吃!但连一根“鸟毛”也没捉住!只要你一伸手去抓牠!牠就飞向天空去了!所以牠不是叫“老等”!没有那么笨的鸟类!等你捉牠;把牠当你的美食! 大草原还有成群的野驴子;灭火大军时常惊动正在吃草的野驴!牠很怕人! 同样,进入大兴安岭原始大森林;很多天没有吃过肉!可能都把肉味都忘记了!战士们也想捉牠几只;改善改善生活!野驴可不像“老等”:牠有蹄子,你抓牠!牠会撩蹄子的! 我们每班还带了步枪、苏式铁把冲锋枪三枝;也不管许多:那时好像还没有《稀有动物保护法》!灭火大军都已经进入“弹尽糧绝”的险境中;打几头野驴算什么! 战士们端起枪,瞄准驴群齐射;野驴听见枪声!拼命奔跑!可能战士们饿得手都发抖;竞一只也没有打着,白浪费子弹! 早上,继续行军时出了太阳;中午时分天已阴沉下来。森林大草原的气候特点;太阳把水分蒸发,水气上升!弄不清什么时候又会下雨!就像小孩那张脸;说变就变!一会儿下起雨来了! 自从进入大兴安岭原始大森林;战士们的鞋子从未干燥过!森林与草地间隙着连绵不断!只靠两条腿走出这大森林!别无其他出路!指挥员,师团部首长;不时地在看着《军事地图》:都明白千军万马已经深入:大兴安岭原始大森林!目前,还没有和“森林大火老虎”交上火! 部队已处于“弹尽糧绝”的险境中!双重任务:一要剿灭“森林火灾大老虎”!二要把部队完好无损带回哈爾滨营地! 老天又下起了雨,灭火大军行军在大草原上;“路”已经泥泞打滑,加上下雨部队就更难行军了!大草地全是长着一矻嗒一矻嗒的丛生水草!每行进一步要费很大力气!衣裤全湿透了! 下午,到了一片红松林,还夹带白桦树林;先头部队都已放下背包:在割草,砍树枝,准备搭建草棚,就在这片红松林里安营扎寨! 我和副班长用刀剝下桦树皮,树枝当支架,盖上桦树皮和茅草,大家很快就把“房子”建好了! 炊事班把大家的干糧集拢;架起行军锅,多放点山涧清水,煮了一大锅,算是吃了晚餐! 又拣了一些树枝;燃起篝火,烤干被打湿的衣裤,鞋子才睡觉。 睡到半夜,老天又下起大雨来了;雨不是毛毛雨,一下棚子开始漏水!雨衣盖上去也不菅用!结果把盖的皮大衣,垫的干草全湿透了!大家被大雨浇得活像“落汤鸡”! 6月6日,昨夜一场大雨过后;老天还是阴沉着脸!森林里有用之不绝的柴火;战士们又三五成群烧起火来烤干衣服!等待出发令! 大家猜测,今天还要继续挺进火场;但是,师团命令:“不走了”!接受昨夜的教训;再砍些树枝、割些茅草、桦树皮;把“房子”加固!忽然接到命令:准备出发!丢弃了大家辛苦搭建的“房子”;部队继续前进! 前进中,又遇到一条小河流,昨夜的大雨;使河水猛涨,水流还有点急!照样在前天渡过《南翁河》一样:灭火大军脱下裤子!光着屁股涉水过河!下到河水仍然刺骨冰凉;起“鸡皮矻嗒”!水势有些湍急,有几个战士由于饥饿,脚已经站不稳,显得没有气力,竞被河水冲倒!还喝了几口冰冷的河水;全身湿透!你说有多么的“倒霉”! 经过一片红松林、白桦树林;部队来到一个伐木场。破旧的木板棚,木头有的腐烂,棚子而倒塌,灭火大军要在这里扎营。 破旧的木板房危险;不能去住!又要重建自己搭建的茅草、白桦树皮草棚。吃的干糧剩下无几,真的到了“弹尽糧绝”地步了!战士们一张白面饼三人,四人分着充饥!响导鄂伦春族老乡:教大家如何辨认野菜种类,到山上挖些野菜充饥! 炊事班先烧一大锅热水,另一行军锅在煮野菜;战士们汤完脚。每班仅带了一个脸盆、一个打饭盆;这时野菜煮好了!刚汤完脚;顾不了讲究卫生,将洗脚盆也当饭盆,赶快去打野菜汤!吃了充饥!吃了一点野菜汤;战士们就睡下了。 当时,木头房屋已经破烂不堪;《师团部》住处的木头房屋没有那么漂亮。 这回《师团部》居住地,正好在我们2营4连不远的地方;由我们连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站岗也就由我们战士担任。 睡到半夜,我被叫醒去换岗;只见《师团部》门口烧着一大堆柴火!照得门口通亮!首长们还没有睡觉!越到艰苦的时候;首长们就俞忙!灭火大军的命运全掌握在首长们的手中! 已经到了“弹尽糧绝”的地步!吃的、穿的十分困难!通讯班每到扎营地;都要架起通讯电台,时刻和哈爾滨大本营保持联系!通讯发报,转动手摇发电机;在呼叫:“一0一,一0一,我是黄河,听到请回答”! 我们哨兵一直在听通讯员呼叫!但“一0一”!却没有回答!我们也该换岗了!回去睡了!下一班战友来接班! 6月7日,嘟!嘟!嘟!一声起“床”哨声!唤醒了沉睡的灭火大军! 战士们多么想再睡一会儿;几天的行军确实是很累了!战士们睡上几天几夜才解“狠”! 灭火任务、吃的、穿的;在催促灭火大军务必:前进!前进!再前进! 同志们!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我们要向老红军学习!向革命老前辈学习!战士们想起红军《长征》的艰苦;过雪山、草地,前有反动派堵截!后有追兵!胜利到达陕北根据地!战士们顿时浑身增添力量!斗志更加激昂!眼前这点困难算什么! 灭火大军,为了轻装前进:尽快赶到火场!带的装备不多;但是,大军已进入“弹尽糧绝”的原始大森林中!战士们肚子已经很饿了!两条腿很沉重!都提不动了!身上直冒冷汗!这是饥饿的症兆! 一个班才带三枝枪:两枝步枪一枝冲锋枪,重量才七斤半,冲锋枪不到七斤半!但背枪的战士;都感到这支枪有十来斤!压在身上!使行军特别艰难!炊事班两口行军锅;还有挖炉灶的大铁鍬!战士们在行军中:你争我抢!互相轮流抢着背这点辎重:枪!行军锅!铁鍬!有时也抢个人背上的背包!让自己分担战友的艰难困苦!每人都把自己的东西;看管得牢牢的,生怕别人夺去! 我们这些:毛泽东思想教育出来的战士!发扬革命优良传统!越是在艰苦困难的时候;互相体贴、关心照顾!体现了革命队伍大家庭的温暖!战士们斗志更加激昂!一定要克服、战胜一切困难!扑灭“森林火灾大老虎”!走出这一望无际的原始大森林!圆满完成这次战斗任务!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虽然这场战斗;不是和真正的敌人短兵相接!拼刺刀!动枪炮激烈战斗!扑灭“森林火灾大老虎”!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激烈战斗! 战士们感到骄傲!欣慰!自豪!没有白当几年兵!我们也曾经参加过这样难忘的战斗!为国家!为自己人生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永载史册! 中国人民解放军23军73师217、218、219团、炮团;这支举世文明的老红军部队;在他的辉煌的军史上又添加了光辉的一页! 直到1969年2月,保卫祖国领土的《珍宝岛》自卫反击战!217团参加了战斗!立下嚇嚇战功!涌现出很多战斗英雄! 1989年月,大兴安岭再次发生森林火灾;又是这支威武之师参加扑灭“森林火灾大老虎”的激烈战斗!扑火英雄! 这天,6月7日,指导员叫大家克服困难;赶快奔赴火场!行军中:见到野菜!不能放过!把它採摘下来!不这么做!就难于奔赴火场!安全走出原始大森林!当前形势就是一场无穷的战斗! 愈往前走,遍野的红松林、桦树林,高山愈来愈高;再不是泥泞的大草原!爬山的机会更多了!前几天,终日走大草原泥泞的“路”!战士们已经走腻了!换换“花样”! 眼前又出现一片红松林;毕挺挺的参天大树!一个人想“抱围”它;双手都难于合拢!这样的大红松树有的横七竖八倒在森林里! 有时也要躬着身子砧过密密的權木丛中;战士们的衣服被拉破!地上是累年积月的红松林、白桦树林枯枝烂叶:连一个人都环抱不了的红松树:也被腐烂成了“海棉”一样!松松泡泡,软软的!这就是沉积的厚厚的松软层!最底下就是黑土层!战士们:诙诣地叫它“大沙发”! 黑龙江!为什么叫黑龙江?故明思议:水是黑的!为什么黑!就是大、小兴安岭的红松林、白桦树林几千年!造就的历史沉积物而产生!加上长年充足的雨水浸泡;大森林流出的黑水,使这条大江:成为黑龙江! 战士们!几天的行军;真是太累了!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使这支灭火大军:在艰苦困难环境中!始终生龙活虎!没有难倒这支威武之师!他们有坚强的信念:奔赴火场!歼灭“森林火灾大老虎”!走出大、小兴安原始大森林! 穿过大森林,爬过一座大山;天将黑时,又进入一片白桦树林。白桦树林对于大部队来说:相对安全!树不太高;而且,树皮、树枝是很好的搭棚的天然材料;地上也生长茂密的茅草!不像高大的红松林:万物生长靠太阳!参天的红松林:遮天闭日!在林中地上照射不到阳光! 在这大自然竞争中!在红松林的树下的那些花草:根本不是竞争对手!而白桦树林,到冬天树叶掉光!光着身躯等待严冬的到来!渡过长达八个月的冬天! 白桦树可没有那么“独蛓”!照顾那些小兄弟!花草、小權术、小蘑菇、野菜;大家分享阳光!茁壮成长! 所以,灭火大军进入原始大森林中:“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赐给这支威武之师、人民子弟兵极大的恩惠!满山遍野的野菜、大山中的野味;任你享受! 大部队又添生机!六月也是万物生长时期;满山遍野的花草!战士们都是十七、八的年轻小伙子!还没有进入恋爱阶段;战士们奇思妙想:把鲜花摘来,扎成花圈:載在头上!或摘朵鲜花掛在胸前!手里也拿着一束鲜花;准备送给那位“灭火英雄”!       大、小兴安岭的白桦树林 进入白桦树林,部队准备在这里扎营;大家用刀,先在白桦树杆:划上下两圈,再往下直划下来,小刀切入树皮,用手扒开,很快一张桦树皮就到手了!各小组的“房子”就搭建好了! 照例,炊事班烧好热水,煮好刚採摘的野菜;洗过脸,再汤脚!又再将洗脸盆、打饭盆;拿去打分配各班的饭菜---野菜汤! 在这艰苦环境下;顾不了许多!“眼不见为干净”!年轻人的脚;还是有一股“嗅豆腐”味道!也只好忍受了! 这一夜,战士们算是睡了一晚安稳觉;老天没有下雨!“房子”又那么结实! 6月8日,七、八天日夜行军;战士们已经很累了!灭火大军能吃的东西:只有山上的野菜!有时,拔一根野草;放入嘴里!嚼!嚼!好像能解饥渴!行军中,不断有战士晕倒在地上;赶快去抢救! 师团部通讯班:还日夜在和哈爾滨总部联系!要求赶快救援!再不派救兵!灭火大军难于开赴灭火战场!也难于走出大、小兴安岭原始大森林! 战士们的鞋子脚后跟全断开;十个脚趾头全“张开大嘴”!向你要饭吃!裤子已成了苏联女孩穿的“布拉吉”!裙子! 进入大森林深处;没有路!更没有人烟!如果没有指南针!军事地图!鄂伦春族老乡当响导引路!灭火大军寸步难行!将迷失方向!后果不勘设想! 大军跟随响导,在前面留下的标记;延途可见:响导用小刀在树上刻下的标记!砍倒的小树!部队跟随前进!有时也停下休息片刻;有的战士坐下就打起“呼噜”了! 这一天,都行进在大森林密林深处;战士们勒紧裤腰带,咬紧牙关!没有一个叫苦的战士!也没有一个掉队的战士!人人都知道!你掉队留在大森林中:你也许成为东北虎的美食!连队首长随时随刻在清查人数;看有没有掉队的战士!下定决心!决不当囊种!死也要走出大森林! 走着走着,指导员来了一个精彩节目:扭起了东北《大秧歌》!大家不由自禁地也跟着扭开了!打破了寂静!部队即时活跃起来了! 天渐渐黑下来;和往常一样:搭建“房子”!在白桦树林中扎营!以待明天照常战斗! 6月9日,部队首长让战士们多休息一会儿;但叫起大家:多数还是迷迷糊糊的,还想睡觉!还是得起“床”洗脸!赶紧吃过昨天挖的野菜;煮的野菜汤! 当日,十点钟出发!翻过一座山!走过一道梁!茂密的树林、脚下的花草远离大军而去! 又走进一片长满“秃秃草”的泥泞大草地!看见成群的野驴在草原上吃草!天空飞翔着“老等”!一些叫不出名的候鸟! 忽然,听见飞机的马达声!这时灭火大军欢腾起来了!终于搬来救兵!一架《安—2》型运输机:在草原空中盘旋! 看到了地面行进中的灭火大军!看样子要在这里空投:“救命物资”! 师团通讯电台:即刻联络上了;选择这块空旷的大草原把“救命物资”投下!如果选择在红松林中:“救命物资”全被挂在高大的红松树上!灭火大军就很难得到这批“救命物资”!! 《安—2》飞机在空中盘旋了一圈;战士们可看见:空投员像芝麻那么大!机上空投人员已经打开飞机舱门!空投工作人员:正在把一麻包,一麻包物资扔出舱门! 麻包里装的食物、解放鞋:像“炸弹”!落在草原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投放完后!空投员还在机舱门前:向灭火大军挥手告别!围着大草原转了一大圈!飞机飞远了! “救命物资”:一共22包;18麻包烙面大饼,白面面包,4麻包解放鞋!战士们个个高兴得跳起来!我们有救星了! 战士们分头去寻找!找了半天才找到16麻包烙面大饼,白面面包,4麻包解放鞋!有2包烙面大饼,白面面包;没找到!只能留在这里“喂”草原上的驴群! 部队暂时在这里稍息片刻:把“救命物资”分发给战士们!大家乐得:心里开了花!战士们如魚得水!这下有希望了! 感谢毛主席派来了《神鹰》!为灭火大军走出困境;及时得到“救命物资”补给! 老天!真像是小孩的脸!刚才飞机空投时:天气还好!部队得到补给:又下起雨来了!战士们!加快行军速度;赶紧躲进红松林中! 当天,下午近一点钟:历时近九天九夜!灭火大军才开始接触 “灭火现场”! 自进入大、小兴安岭原始大森林以来:接连下了几场大雨!天老爷把这场火灾基本浇灭!只见满眼被烧光的树杆还在挺立着;地上树枝、枯枝烂叶:还冒着余火!迷漫着娄娄青烟!熊熊火熖是看不到了!其时,老天还在下雨;我们是进入密林中躲雨!似乎见到了“火场”! 战士们!正闭着一股劲!我们的使命就是要歼灭“森林火灾大老虎”!这下不算是“短兵相接”!激烈战斗!“森林火灾大老虎”!在天老爷的协助下!已经自灭! 战士们!解下铁鍬!折来树枝赶快把余火打灭;一场不费吹毛力气的战斗胜利结束!但战士们浑身也飞满了烟灰!脸、手、脚都黑漆漆的!衣服留下一股烟巴味!但这算得了什么!胜利完成灭火任务!这是万幸!感谢老天爷!战士们也被大雨:浇成了黑黑的“落汤鸡”! 一会儿,老天又晴了!登上一座高山:往四下望去:一望无际的大森林,林海汒汒! 这是伐木工人砍伐的大红松 进入原始森林,密林的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很多已经腐烂的大红松树!地面是犹如海绵一样的枯枝烂叶。 下了山,又进入红松林;这时已刮起大风!虽然,树林也可以避风挡雨;但这里可处处都有险境!密林中仍然出现前几天看到的:密林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很多大红松树!这不是人为砍倒的!肯定是被大风刮倒的!由于几千年地表都是红松林自身:制造的地表层!红松林根基并不牢固!遇上大风肯定被刮倒! 灭火大军进入这必经之地;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只听见:红松被大风刮得“嘎吱!嘎吱”!直响!不远还听见红松树“霹历啪啦”的声音!一颗挺立的红松树被大风刮倒了!不但听见!还亲眼看见大红松树被刮倒的情景!从这里必经之路!战士们百倍驚惕!提心吊胆走过这危险地带!老天爷在这里是造蘖了!为什么要刮起大风来!天有不测风云! 没有通过这危险林区;战士们个个提心吊胆!说不定什么时候!?被大风刮倒的红松树把自己打死!那是要当冤死鬼了! 终于走出险境!要上一陡峭的高山;山势直上直下!山的背阴处还有冬天的积雪!下山来到一条狭窄的山沟;见不到人烟,还行进在大红松森林中! 天色已近黄昏;指导员要大家加快步伐:争取今天走出大森林!到达预定的森林场站!为了赶时间;途中休息时间取消,吃饭用自己自带的干糧;边走边吃!吃不下;山涧有清泉水;有茶缸打一杯解渴! 不多久,天色渐黑;原来还可以看见路!慢慢已是伸手不见五指;战士们竖起耳朵,辨听队伍的脚步声!一个紧挨一个;不能拉下一步!累!睏!煎熬着战士们!多想在这里睡上一觉! 走不远,开始已经出现小村荘;老百姓的小窗户里还射出微弱的灯光!这已说明:灭火大军已经走出原始大森林! 走了一夜,战士们边走路;也在迷迷糊糊在睡觉! 黑龙江省最北方漠河;夏天,日子更长;走着走着:东方已发白了!部队快到目的地了!住在伐木工人的工棚里;好像这里是森林14站!工棚都是红松树板盖成;很干净!战士们解下背包就睡下了!睡到太阳挂在正南方;也即中午12点左右,战士们被唤醒! 这里炊事班已经可以制作面食了;搞来了白面,做起“面屹嗒汤”,里面加了东北大葱,辣椒面!八、九天没有吃上这可口的饭食!这已经是6月10日了! 6月10日,师团命令!在这里不再休息!继续向黑龙江边码头:《呼玛》挺进!看样子:灭火大军已胜利圆满结束这次灭火战斗!挺进《呼玛》:登船回哈尔滨营房!指导员吩咐战士们在山上砍些树条子;用于种菜搭架用。 伐木工人住的工棚边路上,一字罢开几十辆《解放》牌大卡车;灭火大军准备登车向《呼玛》玛头前进! 十二点多钟,部队出发;车队行进在不高的丘陵地带,山上也长满红松林,有时也穿过一小草甸!路基更结实;不必担心陷进泥潭! 走不远,车队盘山环绕上去;再下山,天渐黑,战士们要在车上过夜,车队在夜间行军!战士们在车上摇摇晃晃睡着!指导员不时地在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6月11日,早上太阳还没出来;山林迷雾重重,到了一个由伐木工人常住的小集镇。灭火大军的车队到来;为小镇带来热闹气分!小孩出来围观解放军叔叔!小集镇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来过这样多的解放军! 由当地干部,把我们带到一招待所样的住处;饭桌上已罢满了碗筷、勺子,大桶大桶的西葫芦菜汤、小米稀饭、白面饅头、大烙饼、咸菜、黄瓜条!当地政府热情接待了这支灭火英雄!人民子弟兵! 吃过饭,大家赶紧上车;在当地伐木工人、家属、小孩的夹道欢送下!依恋不舍地了这个热情的小集镇!沿路不断出现伐木工人村、农家村落;上学的小学生也向我们招手!致意! 6月12日,到达《呼玛》码头;江边已仃靠一客轮《东北号》,锅炉还在冒浓烟,等待官兵上船回哈尔滨驻地,吃过午饭部队开始登船。汽笛一声长鸣“嘟!嘟!…”!客轮《东北号》启航了;官兵们脸上露出笑容。 6月14日,《东北号》轮;行驶在黑龙江中,江面更宽,江中已有魚群:大马哈魚跟随轮船。船上员工;架起魚钩,准备钩几条,让大家尝尝鲜!大马哈魚很快上钩;午餐,战士们吃上了黑龙江里鲜嫩的大马哈魚美味!在轮船上有热水!每人有自己的铺位;十几天的行军;都没睡过一次好觉!多数在船舱中休息;本人精神抖树!多数在船舷上观尝黑龙江沿岸风光!大饱眼福!祖国河山这么美!一定要多看几眼! 6月15日,这几天《东北号》载着全体“扑火英雄”;行驶在黑龙江上。她是中国和苏联的自然界河;虽然中苏关系破裂,两国人民还是友好的。两国客轮遵守行道规则;各走自己的航道,老百姓,船上旅客看见都打招乎!“鸣啦!鸣啦”!在招手喊着!我们也挥手致意! 6月16日,已到达黑龙江和松花江交合处;两江水:“黑水”、“清水”分明,黑龙江发源于大、小兴安岭;原始大森林的枯枝烂叶加上雨水,自然把黑龙江水变成黑水,进入松花江;已是逆水行舟,轮船速度变慢。 6月17日,中午到达佳木斯市;下船休整,改乘火车回驻地哈尔滨。 6月18日,胜利回师哈尔滨香坊孙家屯驻地;结束扑灭大、小兴安森林火灾的战斗任务。不久,连队大部指战员开赴国防施工工地;全部飞行学员留守,看管营房。 谢谢你的浏览!关注!!支持!!!

作者:张泽云 录入:张泽云 来源:原创

  • 上一篇:战神粟裕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23军战友网(www.23jun.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安全联盟 黑ICP备:11000261号
  • Powered by 23军网